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2-13 廖祖笙:公众更需要的不是抢夺抢劫险

以前在马路上遭遇飞车贼或是在公车上被人偷手机,市民大多只能自认倒霉,广东一家保险公司即将推出一种新保险,今后买了此险种的市民一旦遭遇“双抢”,可获保险公司每次最高限额4000元的赔偿。据了解,这是国内首个针对“双抢”事件的险种。 (2月13日《南方都市报》)

尽管报道称许多市民对此险种反应积极,不少人还表现出浓厚的购买兴趣,但我相信公众更需要的不是抢夺抢劫险,而是被抢事件的少发生和不发生。

太平世界,朗朗乾坤,不断有人于闹市铤而走险,其滋生背景值得反思。古代剪径者再胆大妄为,也多选择山野密林处下手,何曾像如今这样,频频在闹市生事?除了公共道德正呈滑波态势之外,都市中抢夺抢劫事件的一再发生,也与某些社会背景有直接关联。

没有谁生来喜欢铤而走险。去年10月27日的《中国青年报》载文称,目前我国约有被征地农民4000万,其中一部分完全失去了土地;部分失地农民的生产生活问题,特别是社会保障问题日益突出,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当一个人走向了一座陌生的城市,在求生存的过程中四处碰壁、囊空如洗时,就很可能干出傻事。

铤而走险的并非只有进城的农人。房价虚高、就诊不易等等已是妇孺皆知,有些市民终年辛劳,拥有的却是负资产,甚至债台高筑。西哲说债务是犯罪之母,当大量市民被债务逼迫时,有人效法李鬼之流,干出剪径勾当,又何足道哉?

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认为社会是人群的集合体,而不是他们各自本身。都市推出抢夺抢劫险,固然能为一些横遭抢夺抢劫的市民减免损失,但并不会就此增强他们的社会安全感。一个井然有序的社会,首先注重的是提高人群的整合度,最起码在光天化日之下,市民不用反复担心被偷被抢。

人民的安危高于一切。当某些过度市场化的行为已危及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时,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切除病灶,还社会治安于云淡风轻。而要达到此目的,寄望于单个部门的努力无济于事,更需要的是多方的合作。明白了病灶所在,加以强力调整,也就无需抢夺抢劫险的推出!

新闻来源:http://gz.dayoo.com/gb/content/2006-02/13/content_24034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