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2-15 廖祖笙:平价医院果真平价收费了吗?

又一家平价医院呱呱落地了,但对面临着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群体来说,未必就听见了福音。据2月15日《潇湘晨报》报道,长沙市首家公立平价医院——芙蓉区平价医院(原芙蓉区医院)于当日开业,全部口服药价格下调20%;门诊病人全免挂号费;特困企业职工、低保户、残疾人、下岗失业人员等凭有效证明,享受三免(免挂号、注射、上门服务费)……

报道末尾附上了这家医院8个病种包干结算的收费标准,笔者原文照录:1.大叶性肺炎(2050元包干);2.急性肾盂肾炎 (2000元包干);3.经皮胆囊摘除术(2500元包干);4.急性阑尾炎(单纯性)(1880元包干);5.腹外疝(1800元包干); 6.包皮环切术(580元包干);7.剖宫产(3200元包干);8.平产(1500元包干) 。和许多磨刀霍霍的医院相比,这般收费收得相对便宜,但和公众的总体消费水平对比,它果真谈得上平价了吗?

不少城市市民的月平价工资不过是数百元,长沙至今还有相当数量的贫困人群存在,当平价医院以如此姿势展示其所谓的平价时,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当地的部分人群并不会因为所谓平价医院的成立,往后就拥有了最基本的医疗保障。这也收费数千元,那也收费数千元,特困企业职工、低保户、残疾人、下岗失业人员等等,一年辛劳下来,囊中又能剩下几个数千元?

多年前我也患过一次急性阑尾炎的,为此花费百余元;我太太分娩时,医院不过就从她手中收取了90元……怎么时光流逝到现在,公立医院提供相同的服务内容,收费价格翻了十几倍,还好意思说“平价”?当然,我知道这不能完全怪医院,许多医院都面临着经费不足的问题,必须靠业务创收、药品差价来维持,而不少药品从出厂到卖给患者,其差价已翻了几倍、十几倍。该解决的问题没解决,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公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也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平价医院诞生。

当平价医院的收费仍然是望而生畏时,就是所有的医院在名称中都加上平价二字,对怕了医院的人群来说也还是避之犹恐不及。平价医院从卫生部提出概念至今,怎么建、谁投入、什么标准等,都还没个定论,这也难怪有些医院收费稍低,就敢打出“平价”的招牌来。广州上月挂牌成立的首家平价医院,免收挂号费,检查、治疗费在物价局核定的三甲标准基础上减少20%,住院床位费六折,药品价格九五折……笔者为此大跌眼镜,暗想还是别强暴了平价两字才好。

平价医院折腾到今天,看上去更像是一种口号和概念,而口号和概念并不能解决问题。在又一家徒具虚名的平价医院成立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为之祝贺,而是为其默哀。所有徒具虚名的平价医院,都该体谅苍生,趁早“死去”!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2006-02-15/0319910158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