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2-16 廖祖笙:药房托管也还离不开该有的支撑

2月16日的《金陵晚报》有消息说,南京市今年全市近200家的二级及二级以下医疗机构将试水“药房托管”,以后,三级医院机构可能在此基础上逐步推开。卫生部门将物色一部分药品流通企业来托管这些医疗机构的药房,使医疗机构和药房分家,以有效切断不规范的药品购销行为,从而有效降低老百姓用在购买药品方面的费用支出。

实行药房托管,可以减少药品的中间流通环节,让医院吃回扣、擅自抬高药价的事少发生或不发生,对于缓解药价虚高、减轻公众就诊负担,无疑有积极的意义,在总体上值得肯定。但笔者以为,药房托管也还离不开该有的支撑,否则将如沙地筑塔,坍塌在所难免,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罢了。

为什么医院近年总表露出一副惟利是图的嘴脸?因为医院也有医院的难处。1月19日的《法制日报》就有消息说,目前江苏公立医院绝大部分的日常费用(包括人员经费)都要靠自身的业务创收,而其中很大比例靠药品差价的收入来维持,政府的投入占所需经费的比例不足10%。南京实行药房托管,从报道中看出这等于在割掉医院一半的肉,政府对医院的投入若没有加大,医院又不想坐以待毙,必会另出新招,增大业务创收,最后倒霉的还将会是患者。

药房托管了,医院无法再把牟利的重点放在药房上,但这并不妨碍医院对患者进行小病大治。为了堤内损失堤外补,开大处方的事便有可能激增。有些病种本来可以通过口服药治愈,医生为了完成创收任务,或会极力鼓动患者做手术。病患在云山雾罩之中,又何从判断医生的建言是真是假?

因此,在实行药房托管的同时,政府还应对医院加大经费投入,尽量避免再把医院“逼上梁山”。医院面临着生存、维续的巨大压力,就是对其婆婆妈妈进行空洞的医德说教,也还是不管用的。

药房托管,也还面临着一个行业腐败重灾区转移的问题。如果不能有效杜绝托管者的行业腐败,药房托管就是实行了,仍缺乏支撑的根基,只是让肥水流进了另一块田而已。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2006-02-16/07528218553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