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2-22 廖祖笙:贫穷难道是必须公示的伤疤?

据2月22日《每日新报》报道,新学期开始,许多部门都会搞助学活动,献爱心的企业要搞轰轰烈烈的捐赠仪式,贫困生的代表要上台接受捐助,有时贫困生在某些捐赠仪式上不仅要痛哭流涕地诉说家庭的不幸遭遇和窘困现状,还要声泪俱下地表达对捐赠者的感激之情。另据报载,长沙市近10万贫困生的课本上将盖有“本书由国家免费提供”的印章。

贫穷的背后往往伴有惨痛的记忆,让接受捐赠的贫困生面对此类窘状,无疑会再次触动其不快的记忆,给曾经负伤的心灵带来或多或少的打击和摧残。有知名专栏作家就长沙的做法,于报端这般设问:贫穷难道是必须避讳的罪恶?我想针锋相对反问一句:贫穷难道是必须公示的伤疤?

我们救助贫困生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让他们和别的孩子一样,享有同等接受教育的机会,不因某些社会灾害而失去快乐成长的天然权利。要他们在被救助的同时,展示贫穷的伤疤,或是以某种怪异的方式给他们贴上贫穷的标签,都很可能让救助的效果趋于淡化。捐赠大量收获的是伤感,是眼泪,是难堪,是惨痛的回忆……这样的救助效果,是捐赠者当初所想要的吗?

贫困生们有忘却苦难、拒绝“忆苦思甜”的权利!

贫穷不是贫困生们的过错,更不是贫困生们的罪恶。在大量贫困生存在的年月,我们首先应该检讨的是某些制度的构建,是否确真给过贫困家庭同等致富的机会。只要种种不可抗拒的因素依然存在,“贫穷是无能或懒惰造成的”等等论调,就经不起追问。终年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他们懒惰吗?能搞发明创造,自制潜水艇、汽车、小型飞机的农民或是下岗工人,他们无能吗?如果说贫穷是当事人的罪恶,那么榆社县41名乡镇林业员一月拿70元的工资,一拿就是15年,他们是否15年来均甘于亲近罪恶?

救助的社会意义在于疗伤或补缺。要接受救助,就非得掉头看看自己的伤疤,或是将伤疤公示,这样的救助心态本身就很成问题。《每日新报》的那篇报道说,一半贫困生不愿公示贫穷,窃以为这一半贫困生的人格尊严,也应该得到爱心施舍者最起码的呵护与尊重!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2006-02-22/09008270601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