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2-26 廖祖笙:创建平价医院的确搞的是形式主义

创建平价医院的构想又得到了新评语。据2月26日《南方都市报》报道,广东省副省长雷于蓝指出,广东花了这么多钱建了这么多公立医院,政府还要专门拿钱出来搞平价医院,似乎有点形式主义。

雷于蓝的评语较为婉转。其实,岂止是“似乎有点形式主义”?种种迹象表明,创建平价医院,并不能解决公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玩的只是一个新概念,的确搞的是形式主义。

平价医院折腾到现在,操作套路大凡如此:免收或半价收取挂号费,药品价格微幅下调,给贫困人群减免一些诊疗费。长沙市首家公立平价医院8个常见病种的收费标准,除一项小手术收费580元,其余收费标准仍然停留在1500-3200元之间(见2月15日《潇湘晨报》);广州首家平价医院的药品价格实行九五折(见1月24日《南方都市报》)……这样的平价医院,是公众果真想要的吗?

可以断言:创建这类平价医院,不但会增加社会成本,也不可能让国人诀别看病难、看病贵,因病倾家荡产的事还将一如既往地发生。所谓的平价医院,多的只是相对平价的外壳,其骨子里推行的收费标准以及经营思路,仍然与国民的总体消费水平相去甚远。

形式主义改变不了中国的医疗现状。在整个医疗行业还面临着财政投入严重不足、医风医德也已物是人非的今天,卫生主管部门要给就诊的公众带来福音,除了要积极争取必具的外部工作条件,还要认清问题的症结所在,管好自家人,看好自家门。倘使医风医德没有一个巨大的转变,就是财政投入严重不足的问题解决了,公众就诊也还可能多出额外的负担。

国家斥以巨资兴建了大量的公立医院,医院渐行渐远,患者大旱望云,主管部门不想着让公立医院悉数返本还源,却标新立异,让各地政府专门拿出钱来搞平价医院,既匪夷所思,也异想天开。如果创建平价医院的想法成立,那么高校收费普遍偏贵,教育系统是不是又得别出新裁,跟着鼓噪创建平价学校?

要解决公众看病贵的问题,不能渴而穿井,也不能以任何形式为民众聊减重负、姑且交待。医疗事业涉及百姓生死和全民体质,兹事体大,不清源正本、抽薪止沸,公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也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新闻来源:http://news.sohu.com/20060226/n24202213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