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5-08 廖祖笙:我也不会让教育部部长周济睡得太安稳

你好!很高兴收到你的来函。拜读过尊函之后,我益发察觉了你的深邃。你在信中对我的声声劝勉,让我清晰地感觉到了友情的温暖和珍贵。你的好意我全都心领了,但你我之间的有些看法不太相同,恰好我也是一个率真惯了的人,我也说说我的看法:

你在来函中说“这届政府我感觉还是务实的,只是这些年来中低层的官员已经烂透了,再好的政策到下面也变味了,再多的资金到下面也办不了实事,都被贪掉占掉了”,我也曾经是这般以为的。但看多了人间的惨剧,并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恕我直言,我的看法正不经意地发生改变。什么叫务实?翻开汉语词典,我们便不难找到这样的解释:所谓务实,指的是从事或讨论具体的工作。尊函中提到的腐败泛滥的问题,以及压在中国人头顶新的三座大山,这些都应该属于中国亟需解决的最实际的问题,可此类工作这些年来我们又从事得怎样呢?医疗事业关乎百姓生死,教育事业关乎民族兴衰,然而这两大行业这些年来给百姓确真带来的又是什么啊!若把医疗、教育行业一再盘剥百姓的状况也归罪于“中低层的官员已经烂透了”,恐让人无法信服。任何一个朝代都有“烂透了”的“中低层官员”,但任何一个朝代若真想还百姓于安宁和幸福,何愁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开封府的包青天惊堂木在手,那些“烂透了”的“中低层官员”,不也一样是有所收敛吗?

鸟有鸟巢,狗有狗窝;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如今想在中国的都市中购置一片栖身之所,难到了怎样的程度已是路人皆知。而看病贵、上学贵这两大关乎民生的痼疾,这些年来逼迫得多少百姓愁肠百结,甚至一再有人悲愤地自寻了断。当远在天边的海啸发生时,我们这儿也似乎天塌地陷了,随处可见号召捐款;当“柬埔寨目前政局稳定,社会安定,经济不断发展,人民生活逐步改善”时,我们慷慨地向其提供一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援助;当某种小动物遭到虐杀时,我们群起谴责,义愤填膺;当公众场所的花草遭人践踏时,我们指责这样的做法不道德,甚至对当事人进行罚款……然而,奇怪得很,就在我们这片家园内,不断有人被看病贵、上学贵逼迫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我们却迄今还没有“务实”地去解决。一个个原本鲜活的生命,消失、枯萎在种种现实的逼迫里,怎么说也比一株花草更值得怜爱、呵护吧?何以新的三座大山就这样泰然自若地耸立着,你推我推,它也还能如千年的王八一般,可以屹立不倒呢?

我们到底缺失了什么?果真是缺乏解决问题的法子吗?如果说这等状况民怨沸腾,也无法解决,岂不是侮辱中华民族的智慧?GDP数据连年增长,的确可喜可贺,但喜完贺完之后,我们或许该认真打量一下,某些数据是否也和着百姓的血和泪!

我当然也知道“中国发展才20几年时间,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是正常的,我们更多的应该是反思中国目前出现的问题根源是什么?应该如何去解决”。因此在过去的写作中,我也如古代的谋士一般,长期乐衷于为一些部门出谋划策。然而惊回首,但见类似的反思和形形色色的建言早已铺天盖地,百姓在重负下的生存状态却并不见好转。因此啊,你劝我不要再去批判时政,我恐难做到,只会是少说和多说的区别罢了。没有谁生来喜欢挑刺,也不是人人被迫做老牛负重状,仍能心态平和地弹奏赞歌,并想着共同谋划怎么才能不再推我入泥潭。人性不习惯于被强暴,也不甘于当玩偶:我本来在岸上悠闲地唱歌,你不由分说推我进泥泞,我苦口婆心和你谋划,你果真就拉我上岸了吗?

牛会犁田,是因为农夫的鞭子在抽打。一个社会要朝前发展,或要在某些环节上步入正轨,有时是不能少了抽打的。至于目前某些行业抽打无效,好言相劝也不管用,可能除了“皮厚”的因素外,还与痴迷“钱途”有关。但若因此就彻底否认批判的功效,相信软言相劝就所向披靡,那又大错特错了。神也不会饶恕一再的冷血、冷漠,你我均为凡人,大抵也作不了肉身菩萨。

特别是新的三座大山具体得已经不肯让我睡得安稳时,我就更不会有什么好脾气。就是在毛泽东时代,我也没有失学过,我又怎能容忍我的孩子在“盛世”失学?这年月通过供楼方式购置房产的市民何止成千上万?如果每个城市的教育局都像佛山市教育局这样,因为购房者还没有供满房款,房产证的正本从银行里拿不出来,就可以纷而将购房者的子女强行推进“借读”的行列,那么我们这个社会岂不陡添阴暗?什么叫“借读”,不就是“钱作怪”,多一个学生家长“自愿赞助”个万儿八千,良知出了故障的教育部门数钱就数得欢快了吗?我宁可让我的孩子暂时失学呆在家里,也不会领受这样的勒索和耻辱。我倒要让世人看看,一个作家在更为贫困的时代尚且没有失学过,他的孩子在“盛世”反而失学了,这是怎样的一种讽刺和滋味!

我从来不曾因为自己是作家,或是把青春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国防事业、立过军功,向任何一个部门要过厚待。在新的三座大山步步向为人父者逼迫过来之时,我像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同样也有护犊之情,同样也有着拼死不当“二等公民”的权利和本能。我的孩子一向学习成绩优异,如今就因为这点芝麻蒜皮之事,育人单位就如“总算让我给逮着了”一般,试图给他的中考设置重重阻隔,这不但让我气恼,也让我进一步认识到:如果事情一旦具体到了自己的身上,就认了,就妥协,那么我们就是对新的三座大山反感千年,诅咒千年,这三座大山也不会自行消失。愚公移山,也还讲个“挖而不止”,因此啊,我的孩子失学之日,也就是我日复一日起诉、鞭挞中国教育部和佛山市教育局之时。教育部部长周济不想让我睡得安稳,我也不会让他睡得太安稳。这就是因果循环——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纠缠。我的个性与生俱来,谁劝我也不管用,包括朋友你。

昨天我在江边和一位邻人聊天,邻人说起如今的看病贵、上学贵,同样是气不打一处来。在义务教育似乎早就实行“一费制”的而今,他同许多学生家长一样,不得不向孩子的学校“自愿赞助”大把的钞票。说到这,他恼火地把香烟掼在地上,竟如是说:“这世道,还让人活不?如在冷兵器时代,我会被逼上梁山了。”我想问问卫生部部长高强以及教育部部长周济:你们两位若闻听此言,又作何感想呢?你们也一样是人之父亲,也一样有血有肉,设身处地站在中国百姓的位置上想想,医疗、教育行业在你们俩的领导下,折腾成了而今这模样,你们对百姓交待得过去吗?每月的高薪领得心安理得吗?不要给党抹黑,不要给社会主义抹黑,不要给社会增添不稳定的因素,不要成为遭人唾骂的千古罪人!这是一位作家的肺腑之言,也是我忍无可忍之后,拍案而起,对你们不得不发出的忠告!

扯远了,朋友。十分抱歉,在私人信件中,居然拉拉杂杂地同你说了这许多,再说下去,你就要笑我饶舌了,打住。最后恭维你一下,你的来函中有不少地方味若橄榄,我回头会再慢慢去咀嚼。我说了这许多不同的看法,也同样希望是“不当之处别见怪”,当然我也知道你不会“见怪”,一个多元的社会,本来就有着多元的思想,你我均会有容纳不同观点的胸怀。若旅及北方,我当然不会忘记给你打电话,也当然不会忘记找你喝酒。至于今晚,我们就先聊到这,都早点歇息去吧。

祝你明晨醒来看到窗外的世界多了一簇新绿,也多了一缕纯正的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