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5-10 廖祖笙:教育部部长何时向国人道歉、谢罪?

教育系统这些年来的某些做法,已经不止是不道德,而且是在违法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九条如是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而教育系统这些年来为拜金思想所驱动,年复一年唯利是图,以乱收费、高收费等种种恶劣的表现形式,堆垒起了上学贵、上学难这样一座大山,使众多国民已经无法再像过去那样,依法安然享有教育公平。法律说:只要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不论你的财产状况如何,你都能平等享有受教育的机会;教育部门却悍然道:不行的,你的腰包不够鼓囊,就休想让深造的大门朝你敞开。于是,相关法律在教育系统的一再踩踏下,多年来鼻青脸肿。乱收费、高收费的学校,近年来数钱一个比一个数得欢快。

早已有人用数据说话,指出我国的教育收费高居世界榜首。《安徽市场报》此前的一则报道则显示,农民需18年的收入才能培养一名大学毕业生。另据去年11月9日新华网报道,河北省威县仅在3年时间内,流失的学生就达6000多名。报道字字含血:“更令人沉重的是,威县并不是一个特殊的典型,它不过是记者随意调查的一个县,也许比它的辍学情况严重、更触目惊心的县还有很多。”

抢劫犯、强奸犯在实施犯罪的过程中,不会顾及受害人痛彻心肺的感受;教育部门在巧立名目不断把乱收费、高收费推向高峰之际,也同样不考虑学生家长和学生本人的死活。《信息时报》的记者曾从广东省教育厅获得这样一个信息:广东全省贫困大学生已经突破10万人。有的大学生不得不在漆黑的夜里到垃圾桶里翻捡食物,有的女生一年只买过一条18元的裙子……这算惨吗?还有更惨的呢:云南女孩邓欣考上了大学,其母因担心交不起高额学费上吊自杀;宝鸡一丁姓男孩考取大学,其父因拿不出学费跳楼自杀;陕北榆林的景艳梅考取大学,家中无力负担学费,其父服毒自杀;永春县达埔镇李清培考取大学,其母林冰心喝农药自杀;辽阳市太子河区农民孙守军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因凑不齐学费,以自杀的方式向儿子“谢罪”;东北师大体育学院硕士研究生朱喜梅的父亲为了供女儿读书,隐瞒病情5年,在父亲生命垂危之际,为筹集手术费,朱喜梅想“卖身”救父……我无法一一列举下去了,再列举下去,只怕顽石也会流出泪来!

这类人间惨剧在“盛世”一再发生,本已令人震惊,更令人震惊的是,就是闹出了人命,我们也并没有看到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抢劫犯抢个三五万元,有可能被判死刑;强奸犯胆大妄为一次,有可能被判刑3-8年;而教育系统连年集团犯罪,却安然无恙,就是有人被逼迫至死,也不见谁为此坐牢,更不见教育部部长周济向国人道歉、谢罪。

教育“投入不足”成了周济的口头禅,并成为再好不过的盾牌。也不知国家财政到底要给他这个部门投入多少钱,他旗下的各类学校才能不再乱收费、高收费;不知他留学美国之前,我国的教育投入一年又是多少;不知抗战时期在马背上,战士们一个个又是怎么学会识文断字的。教育行业乌烟瘴气至此,果真仅只是“投入不足”的问题吗?退一万步说,“投入不足”,教书育人之地就可以视法律条文若无物,逼迫得众多百姓苦不堪言,甚至逼死人也可以不负法律责任了吗?

那么,我们还要法律亮晃晃地摆在那儿干什么?

别说向国人道歉、谢罪了,周济领导的教育部门呈现着这般状况,他也还能坦然进行自我表扬。在接受人民网的独家采访中,他居然如是说:“之所以我们在过去的这么长时间里能够用比较小的成本取得了这样一个巨大的成就,就是因为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支持和帮助,我相信,我们在进一步的发展过程中,我们还能够继续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支持和帮助,我们一定能够克服困难,能够不断地让我们的教育得到发展。”

我要问:失学者日众,也算是教育行业“巨大的成就”?为供子女读书,多少父母当牛做马,夜不成寐,甚而悲愤自尽,这也算是教育行业“巨大的成就”?这么多年来,我没有看到哪个官员比周济更能强奸民意的。你说你率领的团队能取得“巨大的成就”是因为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支持和帮助,能否说得更具体一些呢?广大人民群众是怎么个理解、支持和帮助法?是用到垃圾桶里拣东西吃、悲愤自尽、卖身等等,来“理解、支持和帮助”的吗?

如果不堪至此,也还能算是“理解、支持和帮助”,那么这天地之间,还有什么不能“理解、支持和帮助”的?在周先生的眼里,人民群众果真弱智得连最基本的是非评判标准也不具备了吗?

周先生别“相信”得太早啊。如果教育系统继续眼前的状况,恐迫并不像你乐观想像的那样,“能够继续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支持和帮助”。新中国的人民不该再是“忍民”,人人的心里也都装着一杆秤,你这教育部长干得怎么样,不待人说,你自个应该也略知一二吧?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同时规定:“国家在受教育者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教育,进行理想、道德、纪律、法制、国防和民族团结的教育。” 当育人单位如此来势汹汹,目无法纪,以乱收费、高收费等形式连年悍然破坏着社会公平和教育公平时,任何一个有思想、有良知的中国人应该都会深感忧虑。孩子们的摹仿能力普遍较强,当育人之地连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文也可以一再强暴时,连“有教无类”的传统道德也可以撕扯得粉碎时,今日的学子除了能学到一些课本知识,还将学到些什么,是不难想像的。

冷血、拜金的师傅教出来的徒儿来日只会“胜于蓝”。若干年后,学子们流进社会的各个角落,今日的后患或将一一得到呈现。我多灾多难的祖国啊,在沉静的夜里,我依稀听到远方正飘来你低沉的哭泣之音!

连年违法的教育系统去向何方?准备就这样无动于衷,继续违法下去吗?教育部部长何时向国人道歉、谢罪?据我所知,法律面前好像是人人平等的,周济不例外,教育系统也同样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