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5-12 廖祖笙:周济部长的人生字典里还有荣辱二字吗?

今年3月,教育部部长周济曾发过这样的宏论:“要把社会主义荣辱观引入教材、引入课堂、引入学生头脑,在课堂教学的主阵地、主渠道教育中突显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他强调,要遵循青少年学生思想品德形成的规律,把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基本要求与学生的受教育程度和认识水平结合起来。

话是说得挺漂亮的,却让我心生疑窦——周部长自己的人生字典里尚且未必找得出荣辱二字,怎么还能对青少年是马列主义,对自己是自由主义呢?在孩子们普遍学习任务繁重的年月,教育系统一会儿要在校园内搞反腐教育,一会儿又要“在课堂教学的主阵地、主渠道教育中突显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折腾得煞有介事。可照照镜子,主管教育的那人兴许缺乏的正是最基本的荣辱感,以及必要的再教育。

何谓荣辱?翻开古书,我们便能看到《荀子·荣辱》对荣辱二字已经有过这样的定义:“先义而后利者荣,先利而后义者辱。”而周济主管的教育部门,连年来乱收费、高收费泛滥,不仅给中国百姓的头顶强加了上学贵、上学难这样一座大山,而且逼迫得一些学生家长万念俱灰、以死“谢罪”。就是时至今天,教育机构乱收费、高收费的恶行也还在延续,此等满目铜臭、遑顾民族未来和学子前程的行径,不正如荀子所云“先利而后义者辱”吗?周济身为教育部部长,如果真有起码的荣辱感,如果真为国家的未来着想,又怎会如稻草人一般,让自己管束的部门一再干出这种没天良的事情来?

如果说周济想不出整肃教育系统的良方,各界社会贤达这些年为其出谋划策也已经不计其数,可他采纳了多少呢?装聋作哑,漠视百姓呼声,放任上学贵、上学难这座大山高耸入云,这不仅是尸位素餐的表现,也是荣辱观念淡薄,对国家的未来极不负责的一种彰显。

早就在网上看到有人撰文敦促教育部部长周济辞职,可他对占着的那把交椅似乎表现得挺痴迷。这些年来,我一再看到的是他那副满面红光、需要减肥的样子,何曾见过他面显憔悴?我本是一个感情丰富的文人,特别容易被感动。新一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让我深深感动过。周部长啊,你什么时候也能像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那样,情系苍生,让我、让中国的百姓也深深感动一回呢?

真有荣辱感的人,不会睁眼说瞎话,胡乱进行自我表扬,更不会把强加给受教育者的痛苦硬说成是广大人民群众自觉自愿的“理解、支持和帮助”。如果周济不太健忘,应该还记得他在接受人民网的独家采访时,曾经这般说过:“之所以我们在过去的这么长时间里能够用比较小的成本取得了这样一个巨大的成就,就是因为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支持和帮助,我相信,我们在进一步的发展过程中,我们还能够继续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支持和帮助,我们一定能够克服困难,能够不断地让我们的教育得到发展。”呜呼,教育现状如此,周济也还能说出这番话来,他的荣辱感,已令我“折服”!

说谎不是有荣辱感的表现,强奸民意更不是有荣辱感的表现,这应该属于常识判断!

真有荣辱感的人,会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然而,登录教育部的网站,我们却看不到一般网站都设有的论坛、“联系我们”,更看不到部长信箱何在。如果周部长真想解决教育乱收费、高收费的问题,就会广开言路,给想反映问题的人民群众提供便捷的渠道,然而遗憾得很,截至笔者发文时止,周部长所在部门的网站连该有的摆设也没有。就连许多城市的政府网站,也还会设个市长信箱,饱遭诟病的教育部,网站上却连个部长信箱也没有!难道为图耳根清净,就可以把人民群众的呼声挡在教育部的门外?

真有荣辱感的人,在工作中会想人民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据我所知,给供楼市民出难题,学生家长提供购房合同、购房发票、房产证的副本均不行,银行、房管部门出具相关的证明材料也不行,非得供楼市民拿出根本不可能拿得出的房产证正本,否则就要将其子女强行推入“借读”的行列,如此恶意刁难的教育单位远远不止佛山市教育局。中考即将来临,新的一波教育乱收费、高收费正在暗流汹涌。周济身为教育部部长,面对本系统这种近似于勒索的做法,又有过怎样的表态呢?你的下属们在这等胡作非为,你也还能听之任之吗?佛山市教育局等等,难道不归教育部管辖吗?

真有荣辱感的人,主管教育会更多地考虑国情,考虑国家的难处和百姓的艰辛,而不会像和尚念经一般,日复一日念叨教育“投入不足”。平心而论,我国这些年来所投入的教育经费,已有了长足的进展。教育经费真正投入不足的年月,往任的教育部长们也没有让整个教育系统把百姓的口袋当作取款机,周济在那年月也一样能留学美国。怎么轮到他主管教育部门,就变了腔调,就如喂不饱的狮子一般,教育没有搞上去,还总振振有辞地叫嚷教育“投入不足”呢?

真有荣辱感的人,会想到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就是不为别人的子女着想,也会为自己的子孙着想。想想吧,周部长,如果你哪日卸任之后,中国的学人对你若没有一丝一毫的怀念,反而轻松地舒了一口气,那在你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想想吧,周部长,官居高位,本是门庭荣耀,如果你的后代来日得知你干这个部长干了多少年,就被人抱怨、责备甚至诅咒了多少年,他们的心头又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兴办教育,如果连教育的本质和初衷都忘了,我们又怎能办得好教育?!

教书育人,原本是一种高尚的、受人敬仰的职业,然而《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实施的一项调查却告诉我们,教师的社会声望正在急剧下降。65.5%的人认为现在的教师“过分追求经济利益”,45.2%的人觉得部分教师“缺乏职业道德”。我想问问,这是谁之过?周济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吗?在要求对青少年进行荣辱观念教育的同时,想想一个系统这些年来被折腾成了这模样,周部长心头是否掠过些许歉意?面对百姓绵延不尽的抱怨,周部长的人生字典里如真还有荣辱二字,当会夜不成寐啊。

当官为什么?不就是图个施展抱负,以今生之才学,描华夏之蓝图,造万民之福祉么?古有“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官场谚语,今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从政理念。眼看着一座新的大山高比五岳,压得多少中国青少年连上个学都几成奢侈,我真想问问周济:为官一任,你又到底图什么?!

我说过,教育系统这些年来的有些做法,已经不止是不道德,而且是在违法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不知磨刀霍霍的教育部门,给这一代中华儿女的血液里,注入的又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感。行文至此,我心悲怆,只能如是慨叹:

悲乎?民族的未来!

悲乎?祖国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