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5-24 廖祖笙:胸中除了悲愤,还是悲愤!

看到网友的留言一再莫名其妙被删掉,我觉得有必要对《悲剧的光环不仅只笼罩在你身上————友人来函节选》再做一些补充说明:

房地产权证的复印件上,盖有广东省人民政府、佛山市房产管理局以及我所在地房产管理所的公章,将其拿到公安机关去办理转户口手续,公安部门也没有说不行,教育部门却非得我出示房产证的正本。银行工作人员在表明“这摆明了是在刁难”之后,去电说明供楼者的房产证正本由房管部门保管,仍然行不通。在与教育部门多次交涉的过程中,我还出示了购房合同、购房发票、完税发票等,均无济于事。现在学校不准我孩子按常规中考,非要我孩子“择校”,“择校”费相关领导告知是3万元。孩子这段时间日渐消瘦,让我看着十分痛心。

我长期以文为生,不但要养家,还要供楼。校方如此咄咄逼人,不知是想让我一家老小往后去喝西北风呢,还是想让我早点投江。我一再疾声高呼,希望能为中国的百姓减轻一些生活的重负,到头来非但是说了等于没说,自己反而也快被这些明火执杖的部门逼得走投无路。对于这个世道,对于教育部门,我目前已没有更多的话要说,胸中除了悲愤,还是悲愤!

窗外的夜空黑得深不可测。当周济部长在媒体上宣称要“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时,我已是笑不出来。我只是人民中的一员,我想我也有权利说说我的不满意。我不说我是作家,不说我曾经把青春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国防事业,只说我是百姓的一员,我的孩子应该也有按照法律所规定的条款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当然我深知如此喘息着的百姓还大有人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所面临的这些,只是畸形社会的一个缩影罢了。古谚有云:“民不告,官不纠”。我已不止一次地把我所面临和见到的状况以别样的形式向教育主管部门做了反映,我不知佛山市教育局归不归教育部管辖,不知周部长们纠也是不纠。

在深沉的子夜,我只能祈求快快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