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04 廖祖笙:关羽是在行乞途中投河自尽的

《三国演义》第77回说关羽败走麦城,被潘璋部将马忠所获,孙权劝降不成,沉吟半晌,遂命推出,于是关公父子皆遇害。笔者遍历正史,多方考证,发现这全是罗贯中在胡说。关羽实为在行乞途中投河自尽!

事情起源于刮骨疗伤。《三国演义》说“佗用刀刮骨,悉悉有声”,关羽则“饮酒食肉,谈笑弈棋,全无痛苦之色”,纯属胡诌。关羽压根就没有说过“吾岂比世间俗子,惧痛者耶”之类的大话,在刮骨疗伤的过程中,关羽不但感觉到了剧痛,而且痛彻心肺。

更让关羽痛心的,是世风日下以及被华佗讹去的30万两白银。那沛国谯郡之华佗,虽医术了得,可在医德沦丧之年月,早已不记得何为悬壶济世。他从江东驾小舟而来,就是奔钱而来的,张口就要50万两银子。关羽臂痛难忍,耐着性子与其讨价还价,最后也还是得以30万两白银成交。

这次负伤,让关羽从经济上到肉体上到精神上都大伤元气。偏偏学堂又成斯文败类,办学只认得一个“钱”字。关平就读的那个学堂,去年才收4000两的“借读费”,今年摇身一变,就改收3万两了,而且要的是现银;关兴就读的学堂,则要学子家长“自愿赞助”8万两白银。关羽典卖了青龙偃月刀、宝马等等,也还是供不起子女们上学。关羽从此再无征战之心,于是辞了军职,携家眷一脸晦气地返乡,准备平淡地了此余生。

回到山西解州,关羽始知现在的房价是怎样的行情。再普通不过的一间瓦房,也动辄“只售”几十万两甚至上百万两白银。关羽早被华佗之流以及学堂搜刮得一贫如洗,哪里购置得起这等“豪宅”?一家人从此颠沛流离,夜间只能寻处破庙或是山洞歇息避雨。

这之间关羽的家人几度重病,大小华佗们没钱不肯出诊不说,就是关羽自个患病,没钱也只能等死。关羽先是靠了替富人家洗刷马桶度日,后来连这等铜板也难得挣上了,以至一家老小流落街头行乞,偶尔讨得残汤剩羹活命。

行乞中同样有万般的不易,四处均设有“禁讨区”。一个枯叶飘零的黄昏,关羽黯然泪下,叹道:想俺关羽当年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是何等的忠义、英勇,可生在这所谓的盛世,又如何?心中的疙瘩一时没能自我解开,关羽在这个血色黄昏终于撇下家人,投河自尽了。

流淌的河水呜咽,岸边的芦苇无语。

屈原投江了,关羽投河了……那尘世间吃人的种种,不知是否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