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04 廖祖笙:徐霞客是在旅途中气绝身亡的

有文字记载说,明代旅行家、地理学家、散文家徐霞客“因病不良于行,于十三年坐船东归”,最后在家去世。这一记载严重失实,经记者和有关部门深入调查,发现徐霞客其实是在旅途中气绝身亡的。

话说徐霞客多年登名山、访胜迹,之后两耳不闻窗外事,埋头整理《徐霞客游记》,待到再萌远游的心思时,始知外面的世界已恍如隔世。先是听说旅途中雇车马、住旅舍的费用已高得惊人,后又惊闻名山大川都有守卫在把守着,不奉上沉甸甸的银两,便不得入内。这可急坏了徐霞客,心想:我一生游山川如会知己,探穷凹如掘至宝,以旅行为毕生志业,用高收费让我止于旅游,等于是在要我徐霞客的老命啊。徐某不过出生于没落士绅家庭,家中积蓄有限,而今远游又是这样的一种行情,这可如何是好?

为凑足旅资,后来徐霞客把心一横,将晴山堂、先世遗墨、古玩、良田等值钱的家当一股脑全给卖了,只留下两间瓦房给家人栖身,运着两麻袋银两准备出行。徐妻不允,说:“眼下要遍游名山大川,已不比往日,带两麻袋银两是不够的,至少也得带3麻袋!”她硬是含泪把家中剩下的那一麻袋银两,也让丫鬟给抬上了马车。有文字记载说,徐霞客这次出门,“辞别亲友,大笑出门”,全是胡说!出游一趟,都把家当给折腾成这样了,还笑得起来吗?分明是悲悲戚戚,洒泪相别。

之后每到一个景区,徐霞客就得到麻布袋内去掏银两,掏的次数多了,便觉头皮发麻。故地重游,就更是郁闷,比如上回游黄山,是分文不取的,现在要交200两银子;前次来游鼓浪屿,也同样是分文不取,现在得交80两银子……更让徐霞客心惊肉跳的是,旅游期间,几乎每天都有打扮妖艳的女子拽着游客到古玩店去买假古玩,你不买,她就一路给你冷脸,或是干脆就变着法子作弄你,报复你。被要挟着买假古玩也就算了,那些打扮妖艳的女子还一个劲缠着你,要你打赏她。游了不到一个月,徐霞客就被旅途中的种种憋屈之事气得吐了3回血。揩干了嘴角的血迹,他总要呢喃:“变了!变了……”

那3麻袋银两很快就花了个底朝天。没了银子,徐霞客寸步难行,就是身在名山脚下,因为交不出银两,景区的守卫也不让他进。徐霞客黯然泪下,心想家父受群豪欺侮,忧愤而死,自己为此决意不应科举,不入仕途,只想着今生对各处地貌做些考察,写点游记打发此生,却也还是不成。是日黄昏,他用仅有的一点碎银买来一坛黄酒,狂饮之后,摔了酒坛,发疯似地喊:“变了!变了……”而后一头栽地,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