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10 廖祖笙:签曰……

妻夺去了我手中的书卷,和母亲一块“押”着我上街。

鲜花盛开时节,空气中弥散的不是该有的花香,而是缕缕的恶臭。天空是灰暗而又阴沉的,江面上漂浮着数不清的秽物。把路人的面孔轻轻翻开,我一再读出的是郁闷和焦虑。音响店内,刺耳的高音在讲述生活的美好。路过一个卖臭豆腐的摊点,我发现它足可臭了这整条街。

而臭了这条街的,又何止是一个摊点呢?当臭气占了上风,花香悄然隐退时,这条街虽然表皮繁华,但它的气息却着实让人难耐。

有人驾着豪华轿车从街面“骄傲”地驶过;有人骑着破旧的脚踏车在疲惫地赶路;有老者、儿童跪在人行道旁苦苦行乞;有多如米铺的场所在经营着“小姐”……一座城市就是一部厚重的巨著,即使我们穷了毕生的精力,也未必能将其读懂或读透。一脸木然的妇人啊,眼角含泪的老者啊,你们人生的书卷里又写着怎样的故事呢?

途经寺院,母亲和妻又把我“押”进了礼佛的人群。我想到了贾平凹的那本《坐佛》,他不讳言自己的“逢庙就烧香、见佛就磕首”,并认为“敬神其实是敬自己,也是一种平和自己心态的做法”。我寻思:当人们有了这样或那样的无奈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积极去应对,应对不过来,才会向亲友求助,向组织求助。这样也依然无法改变状况,于是可能身不由己寄望于神灵。至于是否确真有神的存在,则见仁见智,将信将疑。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当我跪于蒲团上时,内心陡然涌起的是莫名的悲哀。

我不知道在冥冥之中,是否真有神灵听到了我心中的诉求,并看到了人间的苦难。我笨手笨脚求了一签,但见签中如是写道:“鸾凤翔毛雨淋漓,当时却被雀儿欺。终教一日云开达,依旧还君整翔衣。”解曰:“小人日盛,君子莫为。只宜守己,待时施为。”

妻问:“签中说得准吗?”

我答:“准!非常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