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15 廖祖笙:这是我的祖国,我有责任有义务让她变得纯净!

——回复张虹珠女士


刚看到张虹珠女士的跟帖和留言。虽然我无法认同您的观点,但我还是得首先向您说声谢谢。一样米养百样人,人和人之间有共识,也有观点不同之时,这是十分正常的。就像我在一本书的后记中写的那样,“人脑不同于电脑,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程序。”

本想就这个话题多写几段文字,与您进行深入的探讨,但我近日较忙,也没有多少写作的心绪。在李颖博客上留下的那几段文字,我再掉头看,也真写得粗糙,自己也觉汗颜。因此,我决定姑且出于礼貌,粗粗写上几段,以示我对张女士的感谢。只要网络常在,哪怕天南地北,人和人增进了解、加强沟通的机缘也会常在。

铺天盖地的文字早已让我目不暇接,我其实很少去逛谁的博客,李颖的博客我偶尔会去看看,主要是因为她有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我们通过几次书信,也在电话中聊过几回,由此知道了她的一些想法。在人心日益冷酷麻木的时下,竟有巾帼不让须眉、总想着为苦难百姓去做点什么的角色,这曾让我心头一震。也正是因了这机缘,我才看到了张女士的那条跟帖。

在感谢张女士谬赞并拜读了您新的文字后,我在想: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当公共道德大面积发生崩溃时,一厢情愿以为只要家庭对孩子多加关注,就能令孩子木秀于林、行高于众,“学会自尊、自爱、自重”,我认为是比较困难的。我们应以辩证的眼光去看待问题,尽量避免用孤立的、静止的观点来观察世界。人有别于其它动物,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属性,而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校园同样是社会的一部分。您说学生是呆在家里的时间长一些呢,还是呆在学校的时间长一些?是社会存在对孩子们的作用力大一些呢,还是家庭对孩子们的作用力大一些?

我说过“我不否认教育下一代需要方方面面的合力”,但同时我也要提醒:中国社会近年发生的某些巨变,不仅在左右着成年人的思维和走向,也在对无数幼小的心灵构成不良的影响。比如您谈到的教育乱收费的问题,比如您说的“现在很多大学到周末的时候,经常有名车接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出台”……这些都是让人忧心的。您把大学女生这般的举动定义为“无非是想满足其奢侈的生活费用支出”,让我尤其难于认同。我相信自尊、自爱、自重对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生而言,不仅与生俱来,也肯定是为人处世的最后一条底线。没有教育高收费、乱收费,也就断不会有这许多女孩跨出底线,去“自甘堕落”,让青春蒙尘!您在对她们做出这等评判的同时,可曾想到,她们中的部分人在迈出底线之前,有人饿得深夜在垃圾桶里拣东西吃;有人一年到头,不过就买了一条十几元的裙子?!据报载,单在广东,教育乱收费、高收费催生的贫困生就已突破10万人,而许多贫困生要想贷款上学,竟然要盖多达70多个的章!

那些苟且沉沦、半夜饮泣的女生,果真“无非是想满足其奢侈的生活费用支出”吗?抑或生来就“犯贱”吗?她们也一样有自尊的需要,有守住圣洁青春的本能。然而,当教育部门手持收费的利刃一再向她们汹汹逼近时,她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想含泪走出大学的校门,除了难为自己,又能何为?只要教育乱收费、高收费在中国的土地上还存在一天,我认为就无人有资格站在道德的高坡上,对她们的人格进行不负责任的、武断的评判。怀疑自尊、自爱、自重之旗也曾飘扬在她们的心空,其实是在怀疑最基本的人性。别忘了古训有云:人之初,性本善!

某些时候,各人自扫门前雪,难管他人瓦上霜,是无奈的一种表现形式,也是容易图个清净的,但蒙蔽自我、聊以自慰终归不是办法。只要还站在天地之间,只要还需要为生存而呼吸,我们就不应该可怜兮兮地躲进小屋的一角,轻率地抛弃对清新空气的向往。当空气中弥散了难耐的气味,甚至隐含了多种有害的气体时,您日复一日无奈地把孩子送出家门;孩子回来了,您说:好孩子,别去管外面的世界,妈早已把地板擦得很干净,你只要多向妈学习,养成一个讲卫生的习惯就可以了。如此,在您自个心里其实也跟明镜似的:这,又有什么用呢?就是把孩子整日关在家里,空气也一样是会从门缝里、窗缝间源源不绝挤进来的呀。

当种种丑恶的社会现象把国人的生存空间挤压得日益逼仄时,窃以为任何一个有良知有责任感的中国人,都该良心发现、作别麻木,心底澎湃出这样一种声音:这是我的祖国,我有责任有义务让她变得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