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17 廖祖笙:从孟母三迁看当今中国教育

汉朝刘向的《烈女传》记载了孟母三迁的事迹。重读三迁之教,再来打量当今的中国教育,我不由叹道:靠,活到今日,多少国人其实活得连战国时代的孟母都不如!

无所谓孟母三迁,也就无所谓儒家学派著名的代表人物孟子。寡妇仉氏(孟母)为给年幼的孟子选择合适的就学环境,可以连搬3次家,现在多数中国人一辈子连搬一次家也未必搬得起。房价“只售”数千元甚至上万元一平方,弱势人群要想“三迁”,没有走路能拣到金砖的造化,就只有趁早死了这份心。

即便有一定经济基础者,看看当今的中国教育,无吃了豹子胆的英勇,也不敢瞎折腾到“三迁”的地步。整个教育界连年来在违法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以乱收费、高收费等“明抢”的形式,悍然破坏着社会公平和教育公平。你搬到中国的哪座城市,能真正踏上教育的净土呢?都一样逃脱不了被其疯狂宰割的命运!

去年有一段时间,一些城市的教育部门争相在媒体上标榜自身的“收费标准稳定”,而这些颇觉自豪的城市,教育收费“稳定”到了怎样的程度呢?“稳定”到了北京除艺术等专业收费每学年在万元左右外,其他普通专业收费在5000元、5500元、6000元三个档;山东尤其自豪,“高校收费已连续4年保持基本稳定,一般专业的学年学费标准为3400元至3600元左右。”

看明白了没有?北京和山东高校的最低收费有着1600的差价,最高收费的差价则为2400元,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一个可执行的、统一的教育收费标准!这还只是账面上的数字,种种隐形的、羞于见人的教育乱收费、高收费呢,又是多少?谁也说不明白。爱收多少,爱怎么收,各地似乎都在“请便”。而许多城市市民的平均月薪,不过是数百元而已。如此这般,孟母若活在今朝,大抵也只有徒谈奈何,哪还敢挑三拣四,为着孩子上个学,就牛B哄哄到一不高兴,拍拍屁股就搬家就走人的地步。

回眸封建社会,公学和私学并盛;到了周济担任教育部长的“盛世”,民办学校就成了后娘养的。货真价实的民办学校不仅少得可怜,而且面临着被随时关闭的危险。北京的教育主管部门就曾对民办学校呼喝说:“亮黄牌者予以警告,亮红牌者将停止其办学资格。”而那些乱收费达几个亿的公办学校,是只要偶尔被“检查”一下的,是不需要亮黄牌、亮红牌的,是更不需要“停止其办学资格”的!至于那些公不公、民不民的假“民办学校”,早有了“贵族学校”的别称,也一样牢牢系着安全带,教育主管部门何曾去“充大”过,去“造次”过?

教育系统沦落到了“死要钱”的地步,这不但让稍有良知的中国人为国家和民族的前程心生忧虑,也让众多社会成员对现实和未来深感惊恐。没有哪个朝代的教育系统,会争相逐利到这种程度,更不敢肆意妄为到已踏入了逼良为娼、逼人自尽的魔界,还在愈演愈烈的地步。当教育部部长周济再一次“诗歌朗诵”,再一次念叨“发展教育”、“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时,我坚信上帝在发笑,人民在愤怒!

从孟母三迁的战国时代,到今天所谓的“盛世”,有过无数个皓月当空的日子。遨游中天的明月作证,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有教无类”之教育传统,是怎样一步步被周济之流空前绝后如此这般撕扯得粉碎的。如果这一任的教育部部长还继续这般凌空蹈虚,还继续假教育之名把人民推进负重前行的深渊,那么周济二字,必将被刻上历史的耻辱柱!

然而,他对此似乎并不在乎。

我曾经在文章中数落周济:“我一再看到的是他那副满面红光、需要减肥的样子,何曾见过他面显憔悴?”几天之后,媒体上就刊出了他“面显憔悴”的“剧照”。但时至今天,我并没有看到这个共和国的教育部部长为斩断教育乱收费、高收费的魔爪,做过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工作。由是我断定:教育收费的乱象,还将持续;本已活得不易的人民,还将呻吟。让周济主管社会大转型时期的教育,是中国政府用人方面的一大失误!

因为毛主席早教导过我们,人不要脸,事情就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