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0 廖祖笙:该不该宽容女大学生做少奶奶是个伪命题

只看到问题的表皮,没看到问题的根本,口水战打得再激烈,也只是一场混战。《中国青年报》6月18日一则有关女大学生渴望嫁入豪门、迫切希望有个依靠的报道,在评论界再次引发了口水战。有趣的是,论者这回纷而站入了两个阵营,主分“宽容派”和“不宽容派”。我笑了:你宽容了又如何?不宽容了又如何?世上的许多人事,并不因舆论的宽容与否就存在或消失。该不该宽容女大学生做少奶奶,说到底还是一个伪命题。

探讨是否该宽容女大学生做少奶奶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无非是希望有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引导女大学生们拥有正确的人生观和婚姻观,以免在乱象中迷失了自我。如此,我们便不能忽视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样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唯有从社会存在上去寻觅某些社会意识的起源,促成有关方面及早做出相应的调整,才可能真正从宏观上对偏离了正轨的意识形态纠偏。不寻求根本,只围绕着表皮争论个不休,又有多少实际的意义呢?

腐败泛滥,不取决于舆论是否宽容;新的三座大山高耸,同样不取决于舆论是否宽容……事实上,我们的舆论多年来对各种丑恶的社会现象始终保持了高压的势头,但种种不尽如人意甚至令百姓深恶痛绝的状况至今仍在继续。舆论的宽容也好,不宽容也罢,更多的时候只是橡皮子弹,不太可能洞穿一切,或触动所有的心灵。舆论敲的只是边鼓,真正能快速改变世界的,是政治家,而非评论家。

当教育乱收费、高收费已经凶恶到了逼良为娼、逼出人命的地步时,置身事外、从旁说道该不该宽容女大学生做少奶奶,对相当一部分学子而言纯属废话。有些大学女生为了保住学业,不得不苟且沉沦,随随便便在男人面前连底裤都可以脱去了,渴望嫁入豪门、迫切希望有个依靠,再怎么说也比人尽可夫要强一些吧?舆论宽容与否,能帮助贫困女生解决某种实际问题吗?如果我们的社会不能为成长中的青少年撑起一片本该有的蓝天,那么舆论也就首先失去了探讨、谴责他们是否该躲避风雨的必要根基。

哪怕他们躲避风雨的方式已经出现了某种不该有的失当!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当对现实和未来的惶惑已真切地摆在了大量人群的眼前时,任何道貌岸然的高姿态或道德说教都将显得苍白无力。

在争论该不该宽容女大学生做少奶奶的这场口水战中,我无意为“宽容派”或“不宽容派”的任何一方助阵。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这样的笔战就是打得天翻地覆,也不能让那些“自甘堕落”的女生回头是岸。只要新的三座大山仍然高比五岳,人性在重负下就势必会扭曲。人生一世,草木一春,草木生命力之顽强远胜于人类,在重压下尚且或死亡或畸形生长,更何况思想各异、生活姿态各异的年轻人呢?

混战之中,我发现不少论者的笔锋实质已指错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