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还有多少污水要朝廖祖笙泼来?

忍无可忍!虽然我早已习惯了隐忍,但忍受憋屈的程度终归有限。你可以躲在神秘的角落,让我遭遇困扰种种,也可以把一盆接一盆的污水,兜头向我泼来,但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将誓死捍卫自己说话的权利——有些事情我必须澄清!

在中国思维网看到一篇文章,题为《夜读温故戊戌年:康有为欺骗了中国人一个世纪?》,居然标注为“来源:凯迪网络 作者:廖祖笙 ”。我要说:这是又一次的恶意栽赃!我从来没有写过这般文字,最近接连发生的怪事,也让我相信这不会是无心出错,更不可能是同名作者的作品:在我写评论之前,我从未发现谁跟我同名。怎么近段时间,会陡然冒出几个廖祖笙来?更可恨、可笑的是,“廖祖笙”近期还在美国某中文网上公开“征友”。我要问:你到底是谁?为何要一再暗箭伤人?你还有多少盆污水要朝我泼来?!

我的电脑不断遭到攻击,每天收到大量带病毒的邮件,死机的频率,最近前所未有频密;有家报社把我的家庭住址原原本本挂在网上(住址包括住哪座楼哪套房),我多次向他们指出这般做法不妥,要他们将网页做必要的修改,可他们置若罔闻;我原先常用的一个收费邮箱,动辄被“禁用”,而且一“禁用”,解禁就遥遥无期,多次写信去交涉,也一样是置之不理;有人故意将我发在某报的文章,改得错别字连篇,前言不搭后语,贴进论坛,而后匿名进行“反驳”……如此践踏着一个正直、良善的文人,你觉得快意,并觉得光明磊落吗?

人说,哀莫大于心死;我说,哀莫大于心不死。我知道倘若继续写些风花雪月的文字,上述怪事可能毕生与我无涉。但我的双眼未盲,我的听力尚好,我又怎能强迫自己装聋作哑,你又怎能用这等卑劣的法子,要我知难而退?我的笔下淌血淌泪,你应该看得到的啊!一介文人,除了通过文字有机的排列组合,去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还能做些什么呢?医生开给你苦口的良药,你能因为药的苦口,而躲在暗处,频频向他放箭吗?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到了今天,一个人要坚守自己的良知,怎还会遭遇重重的困扰?我们倡导、向往着言论自由,可批评,又怎会如此的艰难?

理性对待逆耳之言,只会有助于自身的完善;友善对待批评者,是一种文明,更是对人类基本风度的一种珍视和保有。我们并非穿梭在非洲的原始丛林里,面对不同的声音,我们不能丢了自己本该有的风度!

如果我曾经言语尖锐,激怒过你,我可以向你致歉。人生短暂,我们都该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拿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暗箭伤人,意义何在?不论你是谁,都到此为止吧,期待你心宽体胖,也期待着鸽哨悠扬!


来函:

廖祖笙:你好!非常冒昧给你写信。不知你是不是在步兵第X团当过兵的那个廖祖笙?如果不是,敬请原谅;如果是,我很高兴能在事隔多年以后联系到你。

我叫陈XX,原步兵第X团战士,我们在部队见过面,当时我们都在师新闻培训班培训。我目前供职于XX晚报新闻部,时常从我们邮箱中拜读到你的大作。今天从你发给XX晚报新闻部邮箱的稿件中,发现你可能遇到中伤之类的问题,深表理解,祝愿早日摆脱这种困境。

如有时间,再聊。

祝愿一切顺利!


函复:

陈兄好!我正是在X团当过兵的廖祖笙,我至今仍记得部队的番号:XXXXX部队。当然也记得你们的部队是炮团。虽然事隔多年,我已经把一些战友的名字和人对不上号,但不论和哪一位战友重新取得联系,我都特别高兴。伴着军号起床伴着军号入梦的日子,将毕生难忘;碧海青天般的战友情,我也将珍爱一生。谢谢隔了这么多年,你还记得我,谢谢!

离开部队后,我在家乡从事了几年新闻工作,之后亦商亦文数年,出了几本散文集,有一阵便厌了文人圈,移居广东,像藏一片树叶一般把自己藏在都市里。虽然以文为生多年,但此前我一直用笔名写稿。写时评之后,因为针砭时弊居多,就署的是实名,以示负责。不想会遇到这般困扰。其实这也不足为怪,我不时在议论着别人,又怎可阻扰别人对我进行议论?但这种暗中放箭的做法,实在不够厚道。对某些事情看法不同,可以在台面上进行探讨,怎可恶意陷害?只要我们都还记得自己是人类社会的一员,就要讲一些必要的规则,并恪守必要的操守。

你也仍然干的是老本行,可见文字是一种毒药,一旦沾染上,就如吸毒一般,欲罢不能。相信被军装染绿的日子,也同样已给你的血液里注入了抹不掉的正直。报人和作者都能坚守住自己的良知,我们的社会,才会少一些谎言,多一缕真实的气息。虽然这种坚守,往往要付出某种沉重的代价,但要促进社会朝前发展,就得信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常想到绿荫如盖的军营,想到生死与共的战友。岁月如梭,你我从一个单纯的大兵,早已变成了有妻室的人,回首青春,有太多的感慨。操枪和弄笔,都容易伤人,而媒体是个是非之地,希望你在坚守良知的同时,迂回向前,倍加珍重。我是个自由人,狂野、闲愁惯了,相对少一些顾忌。其实若把我逼进了死角,反而无所顾忌:如果说真话的权利都要被剥夺,生又何欢,死又何惧?大不了一死。

我的地址和电话都不会变,基本上会在这边度过此生。你若出差、旅游到广东,请一定到舍下一坐。我若旅及第二故乡,也肯定要去拜访你,有时还真想回部队看看呢。再次谢谢你的来函,也再次谢谢你的宽慰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