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黄宏委员有啥资格生气?

参加大会的黄宏委员休息时到中央大厅喝茶,被众多“追星族”记者要求合影。一位《人民铁道报》的摄影记者也凑过去为黄宏拍起了个人特写,拍完后还拿给他“审查”。“传给您也行,但您得先给我签个名儿。”记者和委员讲起了条件。黄委员不但没生气,还立马儿在这个摄影记者准备的明信片上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据3月10日《京华时报》)

这条会议花絮,让我看了发笑。不是新闻写得有趣,而是“黄委员不但没生气”一语很有些可笑。黄宏参加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不过是代表演艺圈去给会议传递一个群体的声音,休息时出来喝口茶,便有“众多‘追星族’记者要求合影”,还有记者帮他拍个人特写,拍了还拿给他“审查”,并向他索要签名,如此看得起他,他有啥资格生气?他好端端的又为什么要生气?

记者“追星”本也无可厚非,但如果把黄宏“不但没生气”当作新闻来报道,就很有些将肉麻当有趣。在追星者看来,黄宏是一个值得仰视的人物,但他同样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记者的人格和他应该是平等的。向他要个签名,以政协委员和公众人物的雅量,犯不着为这点事情生气。如果黄委员为此而生气,倒不失为新闻,因为起码涵养的缺失,与黄宏的身份不符,也让公众质疑他成为委员的资格。

“黄委员不但没生气”折射出了有些人缺乏平等的公民意识,仰视了别人,俯视了自己。著名新闻人普利策说过:“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上的了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地发出警告。”那些记者一副受宠若惊、拜倒在地的样子,颇为幼稚,也有缺乏思想深度之嫌,要真正成为“船头上的了望者”,或要长途跋涉。

平等、民主、自爱等等,常体现于细节中。在有些人看来,有了名气或某种政治头衔的人物,似乎便有了莫名其妙生气的资格,一个国家要朝前发展,首先就得铲除催生此类意识的土壤。人格本该是平等的,黄宏是政协委员,这意味着他须对自身的修养要有更高的要求,向他要个签名,他也有生气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