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公厕安装摄像头,荒唐!

“太可怕了!公厕里居然安装摄像头!”近日,一位热心读者向报社报料,称广州火车站西广场的公厕内安装了6个摄像头,让旅客如厕仿佛被人监视,“没了隐私”。该处公厕的管理部门——越秀区市容环卫监督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安装摄像头是为了形成一种威慑力,降低发生在车站公厕内的盗窃案,并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顾客的安全着想”。(据1月25日《新快报》)

“为顾客的安全着想”,就可以在公众如厕之地安装摄像头?照此逻辑,公共浴室为了顾客的安全着想,就可以在浴室安上摄像头;宾馆为了旅客的安全着想,就可以在每个房间和卫生间装上摄像头……在公厕那种公民的隐秘部位暴露无遗的地方搞监视,而且还有摄像头“装在如厕的格子间上方”,“女厕里两个摄像头安装的位置也与男厕无异”,这有多么荒唐和可怕?假如这些录像资料不慎流入社会,会有怎样的后患,始作俑者想到过吗?

铁路部门要抓好治安工作,有效保障公共安全,可以另寻它途,而绝不能以侵犯如厕者的隐私权、让公民感到不适为前提。不难想像,如厕者在这样的公厕“办公”,蓦然发现摄像头“装在如厕的格子间上方”,会有多么窝火和别扭。再将心比心地想想,蹲在一个摄像头下方便,和在众目睽睽之下方便,在感觉上又有多少区别?

我还要质问的是:坐在监视器前监视公厕里一举一动的,都是哪些人?如果监视女厕的工作人员是男性的保安,那么这些保安在本质上和那些偷看女性如厕的流氓无异!在公厕安装摄像头,是对公民隐私和人格的一种粗暴侵犯,与时代前进的步伐极不合拍。任你有百般理由,也没有权力监视公民如厕。假如别的公厕也效法了此“创举”,那么真正的公共安全将大步倒退,因为在公厕你连除去内裤的过程也让人给窥视着,还有什么真正的安全感可言?

在公厕里安装摄像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有些部门工作方法的简单粗暴,对公民的隐私权和人权缺乏起码的尊重。火车站的公厕治安状况较为复杂,这种情况不仅在广州存在,在别的城市别的国家,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别处没有在公厕里安装摄像头,唯独广州的火车站有此“创举”,为什么会这样,始作俑者想过吗?应让公民保有起码的隐私空间,别再以“为防小偷才出此下策”为由,让公民即便是如厕,也要被监视,被躲在某个暗室的人“欣赏”个不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