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法律不该对惩治权色交易没辙

安惠君任深圳市罗湖公安分局局长期间,将手中的权力化成“官帽交易场”,深圳市检察院日前已将其以受贿罪提起公诉。此前有报道称多名男警员向安惠君进行性贿赂,但在对安惠君的起诉中对此并未提及,对此,检方称性贿赂问题不属于检察院的侦查范围,未进行调查也未有证实。(据4月14日《新京报》)

尽管此前媒体反复提及安惠君在位期间,利用职权接受男警员的性贿赂,投桃报李,但安惠君不会因此而增加罪名,这是可以预想到的。在我国的法律条文中,目前对性贿赂的界定和惩治标准尚属“真空地带”,换言之也就是“法无禁止”,深圳司法机关不可能因为本案的特殊性,就逾越现有的法律框架,给安惠君入罪。因此,本案中有关性贿赂这个环节不被法律所追究,也确属“正常”。

安惠君一案影响巨大,进行性贿赂以及接受性贿赂,“不属于检察院的侦查范围”,不被法律所追究,如此结局会对一部分人构成某种心理暗示,这是不言而喻的。随着反腐工作的深入,腐败官员行事将会更为慎密,当他发现收受大笔现金或高价值的实物一旦东窗事发,将遭检控,收受性贿赂法律却拿他没辙时,便可能转换口味,变权钱交易为权色交易,虽然腐败的方式不同,但对公权和社会造成的危害,其实不在权钱交易之下,因为它不但会直接损害到公权机关的形象,影响到权力的正常行使,还会对当事者的家庭形成重创,导致社会道德伦理观的层层下滑。

克林顿贵为美国前总统,在白宫内与莱温斯基鬼混,要灰头土脸地一再遭到司法机关的纠缠,我国的腐败官员搞权色交易,法律却拿他(她)没辙,这意味着我国的法律还有待于完善。千万不要把权色交易简单地归结为道德败坏,手中无权者生活作风不检点,造成的社会危害往往是有限的,而身居要职者一旦痴迷于权色交易,造成的危害却可能是巨大的,甚至是灾难性的。在现有的国情下,我们在修订法律时,完全有必要考虑让法律发挥出应有的震慑作用,从而更好地为公权的正确使用护航。

性贿赂的认定并不困难,法律不该有惩治性贿赂的“真空地带”。希望能尽快在法律的框架内,对性贿赂以及接受性贿赂者都进行必要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