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女保镖们给了社会怎样的反讽?

中央电视台经济信息联播3月26日播出了揭秘北京女保镖的节目。这些女保镖功夫了得,年薪一般在20万-50万元左右。如果女保镖在职业生涯中谈恋爱或者结婚,她们就必须退出这个行业。这些女保镖在市场上颇为抢手,在黄金周期间,甚至出现了3位客户争抢一名女保镖的情况。

“女保镖在市场上颇为抢手”,不是什么好现象,它首先说明治安机关的工作没做好。如果盗贼稀少,一马平川,别说女保镖们难于走俏,就连保镖公司都得纷而倒闭。年前《华商晨报》有消息说,目前全国较有规模的专业押运公司已发展到130余家,保安押运行业水深利大,利润高达30%以上。太平世界,朗朗乾坤,出游或是运送点贵重的物品,一些人还得拜托了女保镖或“现代镖局”,花大钱给自己买平安,这对治安机关来说是无言的尴尬。

女保镖的出现,对男性公民与生俱来的阳刚之气是一种反讽。虽说现在男女平等,社会成员的分工也在不断分化,但不论时代怎样朝前发展,也不该让女人舞刀弄枪,对男人的财产和人身安全进行保护。女性的生理特征注定了她们相对于男人而言,是柔弱的,系更需要保护的对象。男人请了女保镖,遇到危险,雇主退缩在一旁,女人奋勇上前拼死和歹徒搏斗,这叫什么话?叫阴阳颠倒!

女保镖在职业生涯中谈恋爱或者结婚,“就必须”退出,这个“必须”让人玩味。如果真是一份纯正的工作,此“必须”也就不会不成文地存在。谈恋爱或结婚未必就一定影响工作,倒是会影响男性雇主某种不可言说的意识。如果女保镖遍地开花,极易使包二奶、养小蜜变得“合法化”。有些男人明明养的是“金丝雀”,也可以用“我请的是女保镖”来掩饰。如此,更易让女性的美貌在这个时代变得物化、金钱化。

女保镖和“现代镖局”,均为社会不该赘生的产物。要让这些产物自然消亡,就得提升社会的治安水准,以及对女性公民的尊重意识。对女保镖们而言,原本该有更好的职业在等待着她们。挺身而出,亦步亦趋在有钱男人的身旁,连次优的选择也谈不上,我们有责任有义务让她们及早复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