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官员何时不再成“奴隶”?

由成都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朱福忠涉嫌受贿、贪污、挪用一案,近日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终结并公开宣判:检察机关指控朱福忠的罪名成立,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庭认定朱福忠的犯罪金额中,仅受贿索贿就高达1400多万元。拔出萝卜带出泥,随着查案过程的深入,朱福忠包养情妇的丑事也浮出水面,他包养的情妇居然和他女儿同岁。(据2月23日《华西都市报》)

巨贪朱福忠不光贪财,而且贪色,包养的情妇竟和自个的女儿一样大,这让我想到了塞内加的一句话:“请告诉我谁不是奴隶。有的人是‘色欲’的奴隶,有的人是‘贪婪’的奴隶,有的人是‘野心’的奴隶,所有的人又都是‘恐惧’的奴隶。”在聚敛无厌、声色犬马的日子里,朱福忠成了贪婪和色欲的双重“奴隶”,他应该也有过畸形的欢乐,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当他有滋有味地数着赃款,在酒池肉林中肆意狂欢时,丧钟敲响了。“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这意味着巨贪剩下的时日无多,正义的子弹将要穿透他的胸膛。以如此下场结束了自己的官场生涯与人生,不知朱福忠走在黄泉路上,又会有怎样的悔恨和感慨。

沦为“奴隶”的官员也不止朱福忠一人。仅在去年,我国挖出的蛀虫就有4万多人(据新华社去年12月21日电)。假如这些官员能够廉洁自律,又何以会沦落成贪婪的奴隶,最后被当成蛀虫给挖出?汉朝刘向的《新序》中有一段话值得官场中人一读,那段话的大意是:有个人给郑国的宰相送鱼,宰相不肯接受。有人问:“您喜欢吃鱼,为什么不接受呢?”他回答说:“正因为我喜欢吃鱼,所以不能接受这种馈赠,因为它会使我失去职位和俸禄。我不接受这类馈赠,反而能凭着俸禄吃上一辈子的鱼。”多么明智而又实在的一番话!反观贪官朱福忠,现在不仅是失去了职位、“俸禄”和自由,连命都要丢在刑场上了。这般为官一场,何其悲哉?!

有些官员虽然没和贪污受贿沾边,却孜孜以求地跑官,这些人同样已沦为“奴隶”。当心头的野心像春季的野草一般疯长时,一个人沦为野心的“奴隶”也就要成为必然。是“奴隶”,自然就有奴性,我在电视台当记者时,跟一伙官场中人一块下乡,就亲眼看到一个官场小喽啰终日哈着个腰,给“老板”提包、开车门、说恭维话。下乡期间,“老板”换下的脏衣服全让这个渴求“进步”的“奴隶”拿去洗了,连内裤也不例外。后来这个“奴隶”终于如愿以偿谋到了他想要的官位。这样的人,我总担心他会出事,因为在“上进”的过程中,他花费了太多的成本,而当权力在握时,成本通常是要想办法捞回来的。笑脸是不能白陪的,内裤也不会是甘洗的。

伯克如此告诫过世人:“权力会使人渐渐失去温厚善良的美德。”这话一概而论,有失偏激,但放在一部分自控能力不强的官员身上,却是准确的。巨贪朱福忠沦为贪婪和色欲的“奴隶”后,包养的情妇居然和自己的女儿同岁,这此乃伤天害理啊。只因为有了权力,有了贪得的赃款,就敢把一个与女儿同岁的女大学生拢进怀内,让其变为泄欲、蹂躏的工具,还有什么温厚善良可言?几乎所有的贪官,一方面在财色面前露出“奴隶”的嘴脸,一方面又要暴露出不择手段、肆意妄为的凶狂。贪官的人格是多重的。

官员是权力的行使者,官员一旦沦为某些肮脏欲念的“奴隶”,就会蠢蠢欲动,破坏了政界基本的游戏规则,给权力部门带来意想不到的危害。而权力部门是公众的信托所,权力被反复不正当地使用,就非但不能为民造福,反而会危害国家,贻害人民。因此,严把用人的关口,加强官员的思想品德教育,让官员不再成为种种邪念的“奴隶”,是干部队伍建设的重中之重,也是改良社会的根本所在。在贪官层出不穷的社会大转型时期,我相信很多人心中都有着这样的期待和疑问:官员何时才能都有官的样子,而不再总有害群之马沦为邪念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