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一个奇怪的不等式

从本月24日以后的两年里,西安市公检法司万余干警在执行公务时遭受意外人身伤害致死的,最高赔偿20万元。(12月19日《北京晨报》)慈溪市的官员在“安全”退休后,可拿近30万“廉政保证金” 。“廉政公积金”全部由财政支出,公务员个人不负担费用。(12月13日《现代金报》)

把两条新闻摆放在一块,笔者发现这是一个奇怪的不等式。同样是克尽职守,干警在执行公务时哪怕把命都给搭上了,最高补偿也不过是20万元;官员是人民的公仆,公仆如果不腐败,退休之日则可获得近30万元的奖励。我不腐败,我做个庸官行不行?不求有功但求廉洁地过上几十年,得到的实惠却比为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人还要多处一大截,你说这种奖励的法子,怪也不怪?

我们提倡的是众生平等,可从这个不等式来看,西安的干警显然要比慈溪的公仆“命贱”一些。奉公守法,不搞腐败,难道比冲锋陷阵、与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作殊死的搏斗,还要困难和艰巨吗?我们到底想张扬的是什么?想遏制的又是什么?百姓“安全”地活了一辈子,并没有因为遵纪守法就得到分毫的奖赏,与公仆“安全”退休可获近30万元奖励相比,这又是一个怎样的不等式?

鼓励廉洁,可以理解,值得探索,但鼓励该适度,如果“买廉”的代价远超尽忠职守者以生命换取的代价时,不免要让人质疑那鼓励是否已经变味。当西安的干警想到在未知的某一天,即便自己为了打击犯罪而魂丢当场,换算而来的经济价值也不及慈溪的公仆“安全”退休之后的收益时,将作何感想?奇怪的不等式浮现得越多,我们将越是清晰地发现:所谓众生平等,长此以往将成为一种妄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