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别让屈辱的记忆随着骨灰一块入葬

12月12日的《现代快报》有消息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老人的骨灰日前在南京雨花功德园名人苑入葬。不少市民提出,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正在逐渐老去,作为活的证据,他们的远离是一种损失。报道倡议为近几年寻找到的大屠杀幸存者塑像,通过立体的蜡像塑造,表现出那个历史时代给他们所留下的抹不平的累累伤痕,他们的群像将赋予那个年代永久的含义,也时刻警示着这个和平年代中城市人应该铭记着这段耻辱。

通过为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塑蜡像,来传承历史,不失为一种意义深远的倡议。被侵略被蹂躏的年月,虽然离我们已经久远,但我们如果不想让屈辱的历史重演,就该时刻提高警惕,并对那段历史做一些必要的反思。

用蜡像传承历史的方法可以进行,但也不要忘了在摄像机、录音机已经普及的时代,传承历史的方式方法其实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日寇当年的铁蹄所践踏之处,在中华大地远远不止于南京,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都应该被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以警示后人。让每一个日寇侵华的幸存者通过血和泪的控诉把历史还原,并将音像资料代代相传,远比文艺作品、蜡像更具说服力和震撼力。对篡改侵华历史的日本小丑,这样的音像资料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对那段历史已渐为模糊的中华后人,则是警钟,是惊叹号……无忘屈辱的历史,并牢记落后就得挨打,屈辱的历史才不会再一次重演。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老人的去世,给了我们这样一个警示:随着时间的流逝,日寇侵华的活证据会越来越少,我们要想让那段历史得到完整的记录,就应该立刻着手,组织人力物力,去系统地记录历史,抢救历史。让日寇侵华的幸存者们在生前都能有机会用鲜活的方式,来讲述,来控诉,而这些音像资料,在善加保存的同时,也可以不时在各地的电视台播出。往昔的疤痕,不能随着一个个老人骨灰的入葬,而烟消云散,也一块埋藏在了一座座曾经饱遭日寇蹂躏的城市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