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爱情进入明码标价时代?

4月18日的《现代快报》有消息说,一份婚介广告贴到了南大、南京医科大学以及南京艺术学院校园内,最近已出现首批应征的女大学生,她们大部分将目光锁定在有房、综合素质高、年薪10万以上的白领男士。同日的《东方今报》则报道,郑州出了这样的事:女方说两天之内拿来100万元钱,就接受他的爱,小伙子筹钱未果,竟爬到7楼,欲以死表明心迹。

被明码标价的爱情是虚假的,但诸如此类的“爱情”,近年一直在我们的身边真实地演绎着,只是标价的方式五花八门而已。莎士比亚说过:“ 爱情里面要是搀杂了和它本身无关的算计,那就不是真的爱情。”那些习惯于把“爱”字挂在嘴边的男女,冷眼打量,又有多少是真正畅游在爱河里呢?爱情,不知从何时开始,蹑手蹑脚俨然已进入了明码标价的时代!

这固然是人类进步阶梯上的一种悲哀。但回眸现实,我们却没有了批判年轻女性高价典当“爱情”的底气:奢华的电视广告,不断以名车、豪宅、钻石等等光彩夺目的物质冲击着人们的视觉神经;以琼瑶为代表的泡沫剧作家,则反复展示这样的“爱情经典”:男主人公一定是出生豪门,一定是很有钱,一定是锦衣华服,一定是出手阔绰……女人是感性的,她们生来就渴望云淡风轻,就是想爱得纯粹一些,也早已被各种世俗的气息熏陶得找不着北了。

现实常常是“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下岗工人生活的窘迫,物价的飞涨等等,女孩们不可能视若无睹;而近年医院张开的血盆大口,则以鲜明的事实警示:假如罹患重症,又囊中羞涩,那么你只有躺在家里等死!当起码的社会保障是没有保障,当我们的社会惯常以金钱为门槛为衡量的标尺时,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嘲讽、批判年轻女性明码标价自己的“爱情”?她们当然也知道自己身为人类,本来应该对生活和情感的品质有更高的追求,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现实教会人们许多时候得退而求其次,于是,不断有女性怀着深深的不甘和无奈嫁人(其实是嫁物质)。生存的压力过大,爱情就会成为奢侈品。

爱情步入明码标价的时代,人活得比莽林荒野的禽兽也就高贵不了多少。我们不能一再到文艺作品里去领略真爱所带来的感动,要让明码标价的“爱情”少滋生,我们首先就要对误导了爱情观、幸福观的浮华信息进行必要的荡涤和批判,并采取有效措施,尽快建立健全各种社会保障体系。毕竟西哲早就说过:没有面包,爱情也会很快饿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