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大年夜,她给你我留下了什么?

我们刚从春节假期的欢乐里走来,你我都不知道大年夜的晚风,在合唱着万家欢乐的同时,也正轻奏着某些角落的绝响和悲凉!

据《京华时报》报道,北京丰台区居民曹建华因脑淤血住院一个多月,被医院送回家中时,发现妻子王静已在家中自缢身亡多日。王静今年33岁,现场民警初步判断,她至少已经死亡6天。从勘察现场的警察处了解到,王静大年夜留下遗书,大意是叫儿子要好好学习,家里困难妈妈对不起他。

曹建华先后两次脑淤血,他的妻子在临走的当晚会留下遗书,对儿子说家里困难妈妈对不起他,生前的困苦无助不难想像。人生在世,遇到一些沟沟坎坎本在所难免,来自同类的关怀可以像一块无形的抹布,轻轻抹去这种人生的忧伤。然而,遗憾得很,王静的邻居们都说“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在遍布了水泥森林的都市,人们住得普遍密集;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世界也在一天比一天更为缩小,但人心的城池中,砌起的却是一堵比一堵更厚的城墙!

多少城市居民,和同楼的邻里一块居住了多年,却不知道每天要见面的近邻姓甚名谁。我们需要深刻地反思这种冷漠的现代邻里关系。当我们的眼里只有了名利、地位和对奢华无尽的追求,自己和身旁的人有了愁苦,也不肯伸出手去彼此抚摸、温暖一番时,我们的人生,将变得多么乏味、冷酷而又孤苦?友爱和同情是一首美丽、永恒的歌谣,值得我们世世代代去传唱。

更需要反思的是这样一种现状:我们的救援机制到底在哪里?在许多的国家和地区,当社会成员陷入困境时,有义工和种种救援制度帮助他们走出沼泽。我们呢,却不断看到有人在独力面对人生巨大的坎坷,跨越不了就自生自灭。

王静走了,竟然选择了在万家团圆的大年夜离开,她的走,给了你我和整个社会一记响亮的耳光!当我们看到自己的同胞姐妹、乡亲父老中,有人在如此孤苦地挣扎、离去,只要我们良知未泯,还有稍许的人性,都要为此而羞惭,而感到揪心的疼痛啊!

南方已是春暖花开。我不想因了一个文人读报而萌生的伤感,在年初坏了众人的心绪。只希望一年更比一年好,只祈求这类真确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惨剧,能因人性的复苏和某些制度的完善,及早地谢幕。一个33岁的女人就那样走了,在她的身后,我再次看到的是惊叹号一串。我的眼角,有液体在无声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