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调利率抑炒房”难自圆其说

中央电视台经济信息联播近日播出了央行称调高房贷利率旨在抑制炒房的节目,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节目中表示,这次政策的调整主要是为了抑制房地产的过度炒作。

“抑制炒房”,就得调高房贷利率,这难于自圆其说。众所周知,在房产消费中,购房自住者的数目众于炒房者,房贷利率调高,冲击得更多的是谁?是购房自住者。对于调高利率能否“抑制炒房”,笔者深表怀疑,因为水涨船高,千古皆然,而且炒房是一种短期行为,供楼的时间却是漫长的。当百姓因房贷利率调高了,在要不要买房的问题上犯了踌躇时,炒房人反而更是可以从容地垄断空置的商品房,从而导致房价居高不下,百姓安居的梦想,将越是遥在天际。

不论是不是炒房,都得承受同样的房贷利率,此乃不分青红皂白,闭着眼睛“杀无赦”。大街上熙熙攘攘,有好人,也有坏人,城管难道能因为街上有少数坏人的存在,就对所有的人进行搜身,或是让所有的人都到派出所去走一趟?在银行早已实行联网营业的年月,信贷部门要甄别买房者是否在炒房,其实并不困难,有什么必要一锅煮,对所有争取房贷支持的买房人都实行同样的房贷利率?

说具体一些吧:比如张三是信贷部门的常客,通过房贷买房多处,买下的房子也并不用于自住,而是待价而沽,这样的人连3岁的小孩也可以看出他买房的初衷;李四因为要结婚了,只有再添新居,方可让斗室的居住状况不至于“转不过弯来”,便基本上可以认定此人买房没有炒房的动机和实力。对张三和李四实行同样的房贷利率标准,公平吗?谈得上人性化吗?

用调高房贷利率的方法“抑制炒房”,最后只怕是炒房没有被抑制住,却把急需栖身之所的那些百姓,抑制得叫苦不迭了。而城市的低收入者,在漫长的供楼过程中,因为房贷利率偏高,就更是苦海无边,喘息不止。这对社会的稳定和百姓心态的平稳,都是没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