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也可”两字好沉重

重庆市教委日前出台文件,进城民工子女也可享受国家“两免一补”的待遇。另外,市教委还要求:无论用彩版教科书,还是用黑白版,尽量保证一个学校的学生使用统一版本。(4月7日《重庆晨报》)

这个文件的出台,意味着重庆市正朝着实现教育公平方面迈进。但“也可”两字,让人细想其实不是个滋味。

什么叫“也可”?也可亦即原本是不可的,现在因了某种原因,过去不被允许的,现在被允许了。事情具体到进城民工子女在重庆市也可得到救助,这个“也可”就来得不太容易,其间包含了许多人对实现教育公平长久的、泣血的呼唤。“也可”的背后是沉重的。

有多少“也可”本该省去?人类生活的内涵大抵相近,只是生存的形式不同罢了。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人,就等于人!可现实中人却被划分成了三六九等:你我他自出生之日起就被界定成了农业人口或非农业人口;若置身另一座城市,“一不小心”又被界定成了“外来务工经商人员”……这种身份的标志,极大地制约了部分人群的发展,无形的羁绊甚至可能伴随其一生。多少人为了赢得某种“也可”,而得进行数倍于旁人的努力。有些“也可”的出台,乍看是进步,细想却是我们又走了一段本来就不该走的弯路。

国家推行“两免一补”的政策,意在帮扶贫困人群子女就学,在现有国情下尽可能实现教育公平,各地均有责任有义务不折不扣地让这一政策得到实施。只要进城民工确有经济困难,其子女就学就该在“两免一补”之列。我纳闷重庆市教委怎么是“尽量保证一个学校的学生使用统一版本”,而不是“必须”使用同样版本的教材。“也可”不能带有“恩赐”的意味!

真正洞悉了人就等于人这样一层道理,并在制度的设计上遵循了以人为本的原则,社会方能大踏步前进,并少一些让人觉得不是滋味的“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