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多为穷学生想想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日前表示,今后中国高校教育的收费不能再提高了,高校教育收费改革是必需的,但不能使高等教育的发展以教育收费为基础。收费应该只是对政府投入教育的财政资金不足部分的补充。(中新网11月9日电)

张保庆副部长所讲的那番话,我想众多学生家长听了都会感到温暖。的确,让农民和下岗工人为了孩子上大学一年要承担将近1万元的费用,这不符合中国现有的国情。别说“不能再提高了”,就是停留在现有的收费标准,有相当一部分老百姓也还是要叫苦不迭。对于张副部长所说的“中国的高等教育不能办成谁有钱谁就能上大学的局面,这不是共产党国家的教育”一语,我举双手赞同。

既然已经意识到了高校现有的收费标准“不能再提高了”,并给一些家庭带来了不小困扰,那么也就要设法解决。如果仅只是“不能再提高了”,各种教育收费却依然原地踏步,那么为贫困而失学的孩子将仍然存在,家长因为供不起孩子上大学而“以死谢罪”的事,说不准什么时候还会冒出来。教育部是各地高校的主管部门,能不能好事做到底,扭转现有的这种局面呢?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和一些部委之间多做一些协调工作,应该不难觅得解铃之道。

政府投入教育的财政资金不足部分,都由学生家长来承担,这似为不妥。一个国家在财政上对教育的投入,要有个长远的规划,不能急于收回投入。教育事关民族的兴衰,在财政投入上多一些倾斜,这是应该的。一座教学楼的兴建,使用期至少会是几十年,而大学生在校园内“镀金”,不过是短短几年的事。把政府投入教育的财政资金不足部分通过提高教育收费的办法,“均摊”到每一个高校学生家长的头上,这显然有失公平。大学生不过在高校里得到了几年的好处,怎么有些家庭为之背上的债务,却可能会是几十年呢?比如云南师范大学职业技术学院一位学生的家长,一年全家的收入,不过是千余元。孩子上大学一年将近要花1万元的费用,供孩子念完大学,总费用对这个老农民而言,就是半生的辛劳啊。

把双方的距离想办法拉近一些,高校的教育收费低点再低点,学生家长所挑的担子也稍微重一些,这样双方都可以接受。毕竟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家长有家长的不易。相互体谅,一切也就都好办了。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能说出那样暖人心的话来,足以说明教育部的官员心头还是放着咱老百姓的。欣慰的同时,我希望也相信他们的工作会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