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全民免费医疗何时走近中国?

农民英雄金有树离开人世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他的病亡,带给国人的震撼将长驻于心头。正如报端的一段文字所说:“金有树的病亡,首先是一个普通‘人’的病亡,其次才是一个英雄的病亡。在他的背后,站着的是和他一样看不起病、得不到有效治疗的成千上万的弱势群体。” 民以食为天,体为本,当病魔袭来之时,怎样才能不再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为看不起病而撒手西去,是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中国人都应该去深思的问题。

喧嚣的生活,已让我们对许多同胞非正常的死亡感到麻木。金有树假如不曾有过勇救19名落水乘客的壮举,那么他的壮年病故,也将同样是波澜不惊。权威机构披露的数字表明,我国每年有28万人自杀死亡,200万人自杀未遂。在数目如此众多的自杀者当中,有多少人因为看不起病,或因看病耗尽了家财而万念俱灰,自寻了断,谁又能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来?北京丰台区居民曹建华因脑淤血两度住院,妻子王静大年夜自缢身亡。她留下的遗书大意是叫儿子要好好学习,家里困难妈妈对不起他。这样的一封遗书,又给人以怎样的震撼,怎样的感慨?

有关医疗的重重黑幕被不断揭开。说到卫生行业的不正之风,也不时有官员出场“痛陈”、“痛斥”一番。但收受红包、提成、回扣以及药价虚高、胡乱收费等等问题,是我们今天才发现的吗?医疗体制的改革年年改月月改,卫生行业的腐败现象非但没有减轻,反有愈演愈烈之势,看不起病的群体也仍然大面积存在。疾病随时都可能造访每一个看上去还算是健康的肌体,死人的事也在不断地发生,何年何月,医疗体制的改革方可到位?还要有多少个金有树、王静的死,才能让本该是救死扶伤的医院不再直接或间接地“杀人”?够了,人间的惨剧演出到这儿,该嘎然而止!

任你怎么去建立纠正不正之风的“长效机制”,只要医院有利益的存在,就会有看不起病的群体存在,不过是医院挥舞的刀子快和钝的区别罢了。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彻底斩断卫生行业的利益链条,唯有这样,这个行业的腐败才可能真正得到根治,类似于金有树、王静这样的男女才不会因为现行的医疗体制而死去,那些为了国家的建设和发展而奉献了青春与热血的老人,才不至于贫病交加,晚景堪怜。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就该是其间的一大特色。

全民免费医疗的光辉,已经普照在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瑞典等国家的土地上。或有人说,中国是个发展中的国家,在医疗问题上不能同这些发达的国家相比。那么,同古巴、朝鲜、印度、缅甸、战前的伊拉克等等相比,又如何?那些并不富裕甚至是贫穷的国家,不是也实行了全民免费医疗吗?难道我们现有的国力,还不能同这些国家相比?事在人为!农村有一半的人口看不起病,城市的病人也常把康复的希望寄托在“啥病都敢看,啥针都敢扎”的游医手上,越是这样,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就越是刻不容缓。其间道理,还需要我把话说白说透吗?

无数的事实让我们不得不对医疗体制的改革再做审视。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曾动情地说,我国的高等教育不能办成谁有钱谁就能上大学的局面,这不是社会主义的教育。同理,我国的医疗也不能办成谁有钱谁就可以上医院的局面,大片的人群看不起病,也同样不是社会主义的医疗!不要巴望通过行业整风,就能让看不起病的群体不再存在。改革的终极目的是以人为本,让国民可以健康、快乐地生活。而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可以把卫生行业的腐败连根拔起,让“东亚病夫”这4个刺目的字眼不去而复来,让百姓真切地感受到改革所带来的实惠,何乐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