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患者为何会帮游医说话

武汉市近日召开专门会议,部署打击无证非法行医专项整治工作。该市卫生监督所所长范良旭说,查处工作常会面临两大难题:一些患者帮非法诊所说话、阻挠执法;少数非法行医者与执法人员是熟人,给查处带来阻力(据3月3日《楚天都市报》)。

“少数非法行医者与执法人员是熟人,给查处带来阻力”,这不难理解。“一些患者帮非法诊所说话、阻挠执法”,就值得我们深思。帮游医说话的患者只要不是弱智,就会懂得生病了应该到正规的医院去看病,因为那里的服务更专业。但现在的许多医院把宰割病人的刀子磨得异常锋利,没有一定积蓄的病人,敢轻易到医院去“找死”吗?

深圳市龙岗区职工曹某因为烧伤,医疗费用高达33万元。经审核,发现龙岗中心医院在治疗曹某伤情时存在分解收费的违规现象,在收取换药费后,还另外收取了本应包括在换药费中的纱布等材料费,纱布费用高达5.6万多元;过去人们患了感冒,上医院花个几块钱就可以治好,现在却可能要花上百元甚至上千元;产妇到医院生孩子,以前只需几十元,现在即使是顺产,有些医院也敢收费数千元……目前的医院,还是随便谁都可以进去的地方吗?

医院张着血盆大口,而且是不二价,在游医处就诊却可以讨价还价,在这种情况下,也就难免会有拮据的患者拿自己的生命健康做赌注,去游医处碰运气,并帮游医说话。只要药价虚高、医院收费离谱、医风不正的问题没解决,非法诊所任你怎么去打击,也还会有市场,大不了在风头正劲时,由公开转移到了“地下”。

患者不得不把康复的希望寄托在“啥病都敢治,啥针都敢扎”的游医手上,是患者因贫困而导致的悲哀,更是医德沦丧、医疗机构改革不力的悲哀。假如人人在医院都看得起病,你再来看看那时还有多少游医的存在,还有哪个患者“帮非法诊所说话、阻挠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