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腐败到怎样才算可怕?

人民网11月18日刊发了一篇文章《中国的腐败真的那么可怕吗?》,让笔者看了觉得堵得慌。用鼠标点了一下“查看感言”,发现在9个小时内,网友的回复就达17个网页,绝大多数的读者对文章的观点大加鞭挞,有些读者甚至激愤到对文章的作者破口大骂。一篇网文犯了众怒,这在我还是首次看到的。

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兴国,他在文章中说,他的一位意大利同学告诉他,在意大利的南部,黑帮在街上任意枪战没人管。他看过一部根据真实的人物改写的电影,主人公在当时是全纽约唯一不受贿的警察,因此成了所有同事的眼中钉。他在芝加哥和克利夫兰呆过,期间都听到了警察集体受贿案。美国有个小镇叫YOUNGSTOWN,他也听说这个小镇的政府从上到下都烂透了。之后该文阐述了导致腐败的原因,认为省级以上官员的腐败,远远不及美国。对为什么会给人一种高层很腐败的印象,作者也做了不少篇幅的说道。

笔者和省级以上的官员鲜有接触,没有在美国呆过,也无意大利的同学,对此我不敢妄加评说。我不习惯于“听说”,更不习惯于根据所看的电影来说事,我只相信眼见为实。兴国先生“看见纪委历数的胡长清的犯罪事实,觉得他要在美国当副州长收了这么些礼根本不会有事,顶多下台名声变臭”。我呢,却常常“大惊小怪”,见到腐败种种,总禁不住愤怒和惊诧。

就在看到兴国先生大作的同一天,我看到当日的媒体披露说,吴川市教育局及所属17个教办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吃”“分”教育经费600多万元;张家口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大肆罚款创收,继而盖起宿舍楼和豪华办公楼。经办干警在电话中告诉民营企业的老板,要想放人,再拿200万元人民币来;成都市中级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四川最大买官卖官案,贪官自称收的是辛苦钱……在浏览网页的过程中,我又看到新华网引述消息透露,我国每年的公款吃喝达到了2000亿人民币……我要特别提醒兴国先生的是,以上消息,都是内地的媒体刊载的,而非港台报纸,恐怕不至于“是真是假都由他们说”。对于这些,我无不愤怒和惊诧。我觉得我们所生息的环境,本不该有这许多的硕鼠。

把目光从媒体上收回来,再亲眼看看曾经养育了我近30年的家乡,我看到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那儿就有两个行政级别在当地数一数二的官员,因为贪污受贿而东窗事发,而畏罪跳楼;我从部队回到地方的头几年,正是一生中最困苦的时期,一个官员开口毫不含蓄地向我索贿说,我如果能孝敬他4000元,某件将要落到我头上的好事就铁板钉钉了,而我当时的工资不过是百余元。索贿不成,他恼羞成怒,愤而离去,那以后便同我“闹翻”了;这些年走南闯北,贪官的丑陋种种,我也委实见得不少……我也要特别提醒兴国先生的是,适才所述,不是从电影里看来的,更不是听说的,而是真切地发生在我的身边,你能从容地“听说”,我却至今想起也还是一身的鸡皮疙瘩。我的笔下,对腐败者为何总是毫不留情,极尽鞭挞、丑化之能事?其间来由,没有谁比我更清楚啊。

我们的身边,确有腐败的存在,反腐的形势还较为严峻,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真为着兴国,那么我想旗帜鲜明地反腐,能让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变得更加纯净,而轻描淡写地说道腐败,甚至无视腐败,却只会助长了腐败的滋生和蔓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往高处走,而不该往低处流,“听说”别国如何腐败,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得宽容腐败。如果说贪官层出不穷尚且不够可怕,要怎样才算可怕?难道非得如兴国先生“听说”或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黑帮在街上任意枪战没人管”,街上的警察也只剩下了某个“唯一不受贿的警察”,才真正叫可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