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官赌”折射官场之痛

1月19日的《三秦都市报》有消息说,前不久,宁夏回族自治区公安厅治安总队在固原市当场查获一起“官赌”案件。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当原州区统战部副部长、宗教局局长勉礼和与包括7名公职人员在内的人员聚集豪赌时,身为固原市公安局政委、副局长的李亚平,竟然在一旁兴致勃勃地“观战”。这起事件在当地产生了十分恶劣的影响。

悲哉!在“苦甲天下”的宁夏固原市,44.2万人只能勉强维持温饱,而在这起“官赌”案件现场查缴的赌资竟达85237元,相当于当地120名特困农民一年的纯收入。这是一种怎样强烈的对比?一头是金迷纸醉,挥霍无度;一头是民穷财匮,民生凋敝!这仅只是一场貌似寻常的“官赌”吗?不,它是一面扭曲的镜子,折射出了官场的诸多隐痛!

不难想像,那些官员在豪赌或“观战”之时,是怎样一副丑陋的嘴脸。而在大庭广众,他们照例会是开口党性、闭口原则。表里不一,人前人后是两种不同的活法,以打击犯罪为己任的市公安局政委兼副局长竟可以在赌场兴致勃勃地“观战”,官场有多少这样的伪君子,谁能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来?官员本是引领群众走向幸福生活的向导,固原市“官赌”如是,又怎不“苦甲天下”?如此败类,会跻身官场,难道我们任免干部的机制不该为此而反躬自省吗?

“苦甲天下”之地,一场“官赌”的赌资竟达8万多元,他们豪赌的钱从何而来?几乎所有“官赌”的背后,都隐藏了官员丧失了为官起码操守的另一面。广东惠州原公安局长吴华立,也同样是赌博“爱好者”之一,为中饱私囊,不惜利用职权为惠州至香港的非法性交易开辟肮脏的通道,促成内地女青年赴港卖淫。人前是官员,人后是赌徒,是皮条客……人格分裂、言行脱节到了何等的程度?!官场混入、潜藏了这样的魑魅魍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官场有漏洞,意味着用人失察。

当一个官员沦落成了一个赌徒时,他哪里还肯案牍劳形?哪里还顾得上苍生涂炭?他只会贪欲横生,为着一夜暴富而不择手段!“官赌”的那些家伙们,不但让百姓心寒,让官场蒙尘,也让国库险象环生。“官赌”者必须清除出官场,而且要除恶务尽。官场隐痛良多,要止痛,就要由表及里,施以猛药,而切莫聊以塞责,轻看了“官赌”等腐败种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