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对研究生教育收费制深表忧虑

备受关注的研究生收费制度改革被正式提上日程。日前召开的江苏省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座谈会上传出信息,根据教育部的部署,从明年开始研究生收费将在高校、科研院所全面铺开。(1月18日《南京晨报》)

长期以来,我国的教育收费对研究生都网开一面,不予收费,即便是在大量发行国债的年月也如此。近年来,我国的工商业正蓬勃发展,多个领域的经济增长都呈现出良好的势头,在此情况下,教育的传统却被打破,培养研究生反而要收费了,而且是“势在必行”,要“全面铺开”,这让笔者百思不得其解。我觉得研究生教育收费制的推行,是教育正全面“向钱看”的一个信号,当研究生们也喘息在教育收费的刀口下时,对国家的未来和研究生本人,都有害无益,后患无穷,笔者对此深表忧虑。

无需讳言,“先富起来”的人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的学生家长,还是在靠着有限的工薪掂量着度日的。经过连续几年的高校收费,有些家庭本已不堪重负,如果考个研究生,又要再添新累或者又一笔债务,一些学习成绩虽然出类拔萃,家境却不够宽裕的学生恐怕唯有徒谈奈何。我手头有一份《全国部分高校研究生收费情况汇总》,在这份材料上我看到的收费情况是:中国人民大学33000元、华南理工36000元、武汉大学30000元……这些费用,对“先富起来”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对寻常百姓而言,却可能是一把锋利的刀子。考研,进一步深造,难道可以演变成富家子弟的一种专利吗?

收费的门坎,首先已把部分成绩优异、家境贫寒的学子拒以考研的门外,而相当一部分家境一般、勉强成了研究生的学子,因为想着要减轻父母肩上的重负,可能无心向学,不得不走勤工俭学之路。心有挂碍,两头扑腾,你还能巴望这些研究生能研究出什么?是,我们有奖学金制度,但那点奖学金对动辄数万元的收费来说,无异杯水车薪,而获得奖学金的学子也终归是少数。今日之研究生,来日或为本国之栋梁,我们不停地收费啊收费,为国家的腾飞着想,为培养国家的栋梁之材着想,在经济状况明显已大幅度好转的今天,我们怎么就不能像过去那样,对研究生网开一面,手下留情?做学问是需要心无旁骛的,再怎么收费,也不该让研究生为着那不菲的费用,而分神而愁肠百结啊!

有人用研究生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为由,来为研究生教育收费制的推行进行辩护。我要反问:对研究生开始收费了,是不是往后小学生念书就可以免费了?冬去春来,当各地的小学再次开始注册时,你只会看到这样一种景象:小学清一色都在忙着向学生家长收钱。而小学,该属于义务教育的范畴吧?对研究生拒绝“包养”,对小学生难道就“包养”过?或将要“包养”?当教育收费的大刀齐刷刷地砍向所有的学子,并标新立异到了打破传统,连研究生也不肯放过时,你不光能看到我忧思的眸子,还能看到众多忧思的眸子,并听到大江南北声声的慨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