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看那些成群“慰问”恶人的明星们

1月26日的《北京娱乐信报》载文称,25日下午,韩红、臧天朔、屠洪纲等10名演艺界明星为西城公安分局看守所的在押人员献艺,并被聘为看守所的名誉管教员。舞台上,韩红为缺席的好友赵薇鞠躬表歉意。

10名炙手可热的明星跑到看守所为在押人员献艺,赵薇没有“大驾光临”,韩红还得为她的缺席“鞠躬表歉意”,这让旁人咋瞧咋不是味道。那些蹲在看守所里的在押人员,“进宫”前还搞得警察大抓头皮,害得百姓心惊肉跳。作恶之余,他们要看明星们大扭屁股、纵声高歌,是需要买票进场的。而今,因身陷囹圄,却能近距离观赏明星们为其献艺了,而且是免费的,看了白看!这可真是因“祸”得福,因恶得福啊。看来看守所里的日子还不太沉闷,那些在押人员,这下让我不无“羡慕”了。

这年月“人文关怀”成了一个时髦的词汇,也成了一件公众人物争相加身的衣裳。火车站成千上万侯车的旅客闷得发慌,明星们没有去“人文关怀”;民工们讨薪艰难,甚至没钱返乡,明星们也不去“人文关怀”……社会渣滓因杀人、偷抢、强奸、贪污、行贿等等,“落难”进了看守所,我们的那些明星们就赶紧成群结队地去“人文关怀”了,还鞠躬,还深表歉意,那模样俨然是他们前生欠了为非作歹者的银两,这辈子诚惶诚恐地集体偿还来了。要么,就换个好听的词儿——“慰问”来了!

我知道有人会用“以优秀的作品教育人”这样一类的句子,来为明星们类似的演出进行辩护。但我要说的是,一个人的思想构建,受众多因素的影响,远不是通过文艺的方式就能轻易改变的。如果明星们到看守所为在押人员献艺,就能让社会渣滓洗心革面,那么国家也就没必要不断立法,并造那许多的监狱。谁为非作歹,就抓谁去大看特看明星们的表演,岂不省事?

那10位明星只是“被聘为看守所的名誉管教员”,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所谓“名誉”,就是说你不过是在这挂着个虚名而已,要让在押人员脱胎换骨,最终依赖的不是明星们的献艺、鞠躬、致歉,还得是专事管教的那些人。明星有了一技傍身,有了公众的某种认可,怎么说也得为大众服务,为善者服务,成群跑到看守所去为在押人员献艺,又是鞠躬又是致歉的,我看跑错了地方,也不无矫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