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今生就这样错过

在黄山奇松的浓荫里,望着天边那朵款款飘去的浮云,我不由想起了一位忘年交。到黄山来,欣赏一回群峰兀立、深壑纵横的景致,曾经是他长期的念想。但直到撒手西去的那一天,黄山的小径上也终未留下他的一帧剪影。地上的小草黄了又绿,绿了又黄,我的友人啊,在世界的那一头,你还好吧?但愿你的灵魂已安妥。

故人姓张,年长我11岁,在我们话变投机的时候,老张已经是一个有着上百万家产的老板了。年龄的差异之所以没有成为我跟他之间的鸿沟,是因为我们彼此都尊敬着对方,也怜惜着对方。我敬他性情耿直,有正义感,有许多商人所不具有的那种诚信;他敬我身在商海,还能在文学的小路上咬定青山不放松,常怀了一分悲天悯人的情怀。同在商海里扑腾着,经商的苦累他知我知,相互的怜惜自不在话下。于是,许多次天南海北到外地组织货源时,我们都要给对方挂一个长话,而后结伴而行。旅途中,他不止一次地对我谈到,什么时候要一块去游一回黄山。但因为忙碌,因为觉得来日方长等种种原因,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并肩成行。有两次,老张在出差时甚至路经黄山的脚下了,但为了采办的货物能及早上市,他还是暂且收拾起了云游景区的心情。谁会料到,那个秋雨淅沥如泣的黄昏,他会因为心脏病突发远去黄泉,魂丢南国!

匆匆的云影,让我想到了老张不断迁徙于大江南北的身影。哦,我的友人,猝然走后,你的心里可曾留有深深的悔恨?假如真有来生,张兄可愿意任岁月如散板,换种方式来活?松涛阵阵,拍崖而来,听着像是呜咽声声!

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注定要在未知的某一天成为一朵浮云,或是一颗流星。奢华、财富、名望等等,不会有一丝一毫被我们带走。真正亘古不朽的,是日月,是山川,是热闹的城镇,是荒凉的庙宇……那么,在活着的今天,我们有什么必要把自己变成一个苦行僧,让自己喘息不止呢?“荷锄戴月”是一种活法,“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也同样是一种活法。人生在世,许多时候是需要有马放南山的觉悟,并懂得自我解脱的。身边景色,惹人情愫,让疲累的身心稍做休憩,给人生一个闲适和愉悦的归宿吧。

天边想起了一声闷雷,鸟儿在纷纷归隐山林。那么,我们也把步子放慢点,下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