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湖中夜泊

夜宿湖岸。是夜有心要放牧自己,于是把出版社的稿约催逼暂且抛于脑后,向房东讨了船桨,荡一叶蓬船向湖心去。

久居都市,有了一方可以让人羽化登仙的山水,正可歇憩我疲累的身心。眼前空濛一片,月色像水一样柔和,平静的湖面明亮若硕大的镜子,真格是“月光如水水如天了”。不知古代终老林泉的文人们,在这般温和的夜里,又抱有了怎样的情怀。

是月在赏人,还是人在赏月,谁说得清楚。船划过了一个湖湾,泊在了一面轰鸣的瀑布跟前。在晚籁和水声中,我恍然觉得自己正点点滴滴地稀释、幻化。点燃一支香烟,悠悠地吸着,任心儿和小船在湖面静静地漂荡。远了,瀑布如雷一般的轰鸣;远了,各种俗世的烦恼。顺了这湖面寂无声息地漂去,能漂进传说中的仙境么?

问湖水,湖水只静静地缓流着,显出一种超脱、漠然,却又不失温情。想这安详的湖水,原也有过奔腾、欢啸的日子,有的自瀑布轰鸣而下,有的从小溪欢唱而来,在那热热闹闹的日子里,它们又何曾想过自己会成为静泊的湖?

指间被将要燃尽的香烟烫了一下,让我从幻化中惊醒过来。哦,这湖水由热闹到静止,正是俗世人生的一种写照啊!

再光彩夺目的明星,终也有谢幕的时候;再能写善吟的文人,终也有文思枯竭的日子。纵使演技再好,笔耕不断,但长江后浪推前浪,谁能让自己永远站立在潮头?多少风流人物,也正如那瀑布,那溪流,终归无奈,最后静泊成了人流中一面小小的湖。

静泊就静泊吧,正如这船底的湖。既然奔腾、欢啸都已成旧梦,倒不如把心放宽了,成这天地之间的又一种风景。人,是应该既能过得惯风光的日子,也能善待得了风光之后的那诸多寂寞的。以天地之悠悠,个人之渺小,又怎生得出、拽得住那许多的伟岸?难为自己,倒不如撇开执着,痛痛快快给自己松绑的好。

不眠的是湖里的鱼群。岸边的芦苇里,偶有布谷鸟在悠然浅唱着:“不如归去!不如归去……”玩味着唐朝张继的《枫桥夜泊》,以及孟浩然的《湖中旅泊》,我真有些难舍这可遇不可求的境界呢。

把小船轻快地划回岸边,用缆绳在木栓上打了一个小小的结。若明天要解开,我想也是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