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惊心过渡

在当地文联同志的带领下,我们一行16人已驻足小岛的对岸。那天的海面风平浪静,在过渡之前,没有谁预料到将会有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岛上有一座古老而又荒凉的庙宇。在海的那边,岛上的僧人日复一日伴着涛声起床,枕着风声入梦。在这样一个远离了世俗的孤岛,活着,又会是一种怎样的滋味?

终于,有一位老和尚发现了海的这边有人要过渡。他摇着一条小舢板,来接我们上岛。

挤在这样一条小舢板上过海,不免让人有些战战兢兢。小船荡出海岸百米开外,大家渐渐变得松懈,开始说说笑笑,或自我陶醉着,看海上的风景。

女同胞们嬉笑着,在谈论着笔会期间的一些趣事。在开阔而又冷清的海面上,一群欢笑的女人,就是一方别样的风景。

写诗的谢女士说到高兴处,突然站起身来,想坐到船的对面去。可怕的事情就此发生了:船身因为失去了平衡,顿时向另一边大幅度倾斜!船上的男女无不为此惊叫起来,有的赶紧奔向船的另一边,有的面如土色,牢牢地抓住了船帮。船身猛烈地摇晃着,犹如波涛中的一叶浮萍,随时都可能船沉人亡!

摇橹的老和尚惊得连连大叫:“别慌,别慌!快蹲下来,快蹲下来!”这般叫着的同时,他已率先蹲了下来,一脸惧色地抱住了船橹。于是大家赶紧学着他的样子,纷纷蹲下身来,并抓住了两边的船帮。

小舢板慢慢地平稳了下来,不再剧烈地摇晃。好险啊!定睛一看,写散文的李小姐和写小说的老王,各有一只衣袖湿答答的。就在一片慌乱中,他们的一只手已经扑到海里去了!刚才还笑谈风声的女同胞,有的已被惊吓得眼含泪花。大家对老和尚的化险为夷心存感激。

没有谁说道谢女士的不是,但她的脸上已写满了歉疚。安静下来以后,大家既感慨,又为彼此适才的狼狈相觉得好笑。让人觉得后怕的是,船上17个人,除了我之外,居然全是“旱鸭子”,连摇橹的老僧也不例外。船底的海水深不可测,就在几分钟前,我们一船人在鬼门关前疾驰而过!

生和死,有时就在一线之间。虽然眼前风平浪静;虽然在这个世上,每天都有人永远地别我们而去,可我们总觉得要走的路还长着呢。于是,我们往往不经意地听任日子不断在眼前像水一般滑过,并总萌生着种种不着边际的向往。当生命不复存在时,一切也就无所附丽了。

老王笑言:“刚才要是船翻了,我肯定是个秤砣。这船上能死里逃生的,恐怕也只有识水性的廖先生。”这话让我感到分外沉重。假如有16个人在我的眼前瞬时化作虚无了,对我将会是一场挥之不去的恶梦。谁能因此活得轻松而洒脱?

上岛之后,始知庙中的方丈昨日圆寂了,庙里正在做法事。乘风而去的老方丈,抛下了他的弟子们,不再厮守这岛上的荒凉和寂寞。

离开那座小岛已经有不短的时日了,可那岛上的钟声,不时还会敲响在我的耳际。那钟声余音袅娜着,带着催促的意味,又好像在诉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