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怎不见古人鸣冤要交诉讼费?

(注:本文在《杂文报》刊出时,署的是笔名廖望。)

报端近期披露的两条信息,发人深省:

民工章某在施工时,连人带架板从高处摔下,被诊断为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颈部软组织挫伤,章某向建筑公司和包工头开出138万多元的索赔额,结果被告赔偿章某的各种费用3.7万元。扣除需要承担的一、二审诉讼费1.8976万元,再减去已支付的医疗费及律师代理费等,章某所剩无几。而经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的七级伤残,却将陪伴章某的一生(见9月1日《法制晚报》)。

该民工的遭遇让人同情,《城市快报》前不久图文并茂刊发的一篇报道,则让我看了几乎落泪:从甘肃省嘉峪关市来津的农民常卫仓,由于为人耿直,得罪了当地的地痞,从而饱受地痞的无端攻击和迫害。地痞不仅诬其为小偷,还用铁丝反扣住他的家门,放火烧了他的房子,他拼尽全力才冲出火海。由于没钱打官司,他在胸前挂了块“我卖我”的牌子,在天津当街卖起了自己。他表示:“谁给我钱打官司,我就卖给谁。”

这让我不由羡慕起古人来。古人蒙受了冤情,或者要跟谁论理,即便身上没有一个铜板,也可以到衙门的门前去击鼓鸣冤,请求“青天大老爷”明断。他们何曾为了打一场官司,要承担将近两万元的诉讼费?又何曾为了筹集打官司的钱,要当街去卖自己?文人曾用“衙门的大门朝钱开,有理没钱莫进来”一语讥讽过古代的司法腐败,可谁又会料到,历史的车轮已向前滚动了几千年,“有理没钱莫进来”的现象却依然堂而皇之地存在着,而且演变到了“明码标价”的地步:打什么样的官司按什么样的标准收费,法律都有着相关的明文规定。这样的司法制度,合理吗?是社会的进步,还是一种历史的倒退?

没错,有关司法救济的报道,也时常见诸报端。某某人没钱打官司,某个律师事务所义务帮其打官司,这样的好人好事被我们的媒体不断宣扬着。可我们是否想过:那些得不到司法援助的人呢?那些赢了官司赔了钱的人呢?他们的心头,又都有着怎样的悲怆和感慨?

因为没钱打官司,或是担心会赢了官司赔了钱,多少人在被坏人或恶势力坑害之后,而不得不最终选择了隐忍。想让法院受理你的官司,你就得先给法院交上一笔钱,这样的司法制度,其实是对犯罪和邪恶的一种纵容。别的不说,单说现在的一些财大气粗的房地产商,是怎样明火执仗地愚弄买房人的,你就不难看出“有理没钱莫进来”的司法制度,存在着怎样的弊端。

如此,各级政府的信访部门在法制日益健全的今天,却依然繁忙,也就不难理解。然而信访部门并无力解决所有的问题。“有钱没理莫进来”的司法制度不加以改革,就是有再多的律师愿意无偿为穷人提供司法救济,也依然会有人不得不打断了牙齿和血吞。什么时候,中国当代的百姓也能像古人那样潇洒走一回,就是没钱,受了冤屈也一样可以上法院“击鼓鸣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