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可恶的“上厕所要穿黄马褂”

重庆市3位调查员从去年夏天起,走访国内8个省市,就“农民工养老保险”展开调查,发现不少农民工有着“包身工”遭遇。在华东一家木业加工厂,调查人员发现,工人在上班期间上厕所,必须穿上厂里特别准备的黄马褂,未穿黄马褂上厕所者,将被重罚!而100多人的车间,黄马褂“只有一件”!(据1月4日《重庆晨报》)

这条消息让任何一个稍有良知的人看了都觉得窝火。这家木业加工厂的厂主,只因为每月可以给农民工发出几个工钱,就敢如此灭绝人性地对待、侮辱农民工!难道他真认为比别人多出了几捆人民币,就不但可以购买了农民工的时间和劳力,还可以买断农民工的尊严以及吃喝拉撒的自由权?对此类在社会大转型时期蹦跳出来的周扒皮,劳动保障部门应该对其课以重罚,为受尽欺凌的农民工讨还公道。

有钱人在暴富之后,便敢在100多人的车间里抖出一件黄马褂,规定工人们上厕所必须穿上黄马褂,否则就要予以重罚。可恶至此,苛刻至此,又怎怪得这年月仇富的心理在大众中如野草一般疯长?农民工尽管贫穷,但他们在出卖体力的同时,同为享有起码人格尊严的公民,他们不是机器,不是劳改犯,更不是可以任人调笑、戏耍的小丑。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们,又有什么资格去如此对待农民工?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一些素质低劣、心肠冷硬的暴富者对待雇佣者,是极度冷酷无情的。而在社会主义国家里,这种践踏人格、藐视人权的所作所为,绝不能容许其存在,更不能视若无睹,让为富不仁者为所欲为。我们不光要谴责这种没有人性的做法,还要监管它,制裁它,让实施这类行为的人付出相应的代价,唯有这样,我们的社会秩序和劳动秩序,才可能在良性的框架内正常地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