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闹市和僻壤

从20岁开始,因为当兵、求学、工作、经商等原因,我像水中的浮萍一般,舒缓地漂过了许多的城市。曾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回到小城,便常有不甘和难耐:一辈子就在这样一块巴掌大的僻壤上度过,那有多么乏味和无趣?

而立之年,亦商亦文的我因为“出了名”,更坚定了移居都市的想法。在人挤人的大城市,什么样的“好鸟”没有呢?你永远没有办法天天去跟旁人攀比着过日子。走吧走吧,省得在这块巴掌大的土地上,日复一日看那一张张发酸的老脸。外面的世界,宽松而又博大,给自己一个更为适宜的生息环境吧。

在广州暂住了3年,而后又在与广州一江之隔的地方买房定居。乡关茫茫,转眼之间,自己离开故土已经有多个的年头了。

日久发现:外面的世界,并不像自己昔日所憧憬的那般精彩。有道是“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像所有的城市居民一样,我不时也感受到一种沉重的生存压力。虽然只要花上一块钱车费,就可以跻身广州最繁华的地带,可近几年来,我早已把自己逼迫成了一个陋室的囚徒,除了写字,还是写字,就连广州的10个区到现在也还没有全部给走遍。夜幕降临,像更多的城里人那样,我们一家大小无非是守着一台电视机过日子。

厌倦了城市的几何体,故土的青山碧水在我的记忆中便不断鲜活成诱人的风景。特怀念少儿时期自己常和小伙伴们一块去打柴、摘野果的深山密林,也特别想闻到山林中那种沁人心脾的气息。为了聊慰自我,于是把家里的一块空间装修成了“森林”。在电脑键盘上敲打得倦了,我就会坐到“森林”中去,抽根烟,喝盏茶,面对着自己亲手装修出来的那面“岩壁”,不免常常会想到故乡的人事。光阴似水,那些久未谋面的亲友们啊,你们都生活得还好吧?

其实栖身闹市也好,活在僻壤也罢,太阳一样是一天天从这边的天空中升起来,在那边的天空中落下去,家居何处,你我他不是为口奔驰上一辈子?城里有城里的好处,乡下有乡下的优势。至于人的丑陋种种,在哪里我们又会看不到呢?人是最复杂的动物,不然也就不会存在着人生来就需要改造一说了。

活在哪儿其实都无足轻重。重要的是,我们要懂得去善待他人,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