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强烈要求物价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引咎辞职

食品涨价、房屋涨价、车票涨价、学费涨价、看病涨价、门票涨价、化肥涨价、电信涨价、保险涨价、煤炭涨价……大江南北,涨声一片,还有多少东西是不涨价的?就连公厕收费,现在也涨价了,过去公厕收费多为0.10元~0.20元,如今不少公厕的收费已经窜到了1元。在不少都市的公厕门前,你如果掏不出1元钱来买“门票”,你就会被屎尿给活活地憋死!

有些东西涨价,是源于不可抗拒的因素,比如汽油涨价,同海湾局势有关,百姓可以理解,没有多少怨言;有的物品涨价,是随着人们购买能力的提高,而变得水到渠成,也同样不难接受;而有些方面的涨价却涨得无厘头,纯属胡来一气。比如看病涨价,就不符合国情,我国近4成病人因医疗费用高涨、经济困难未就诊,农村至今有一半的农民因经济原因看不起病。在深圳、广州等不少城市,现在看个感冒居然要花费上百元!12月12日的《深圳商报》载文称,深圳市龙岗区职工曹某因为在工作中烧伤,送往龙岗中心医院治疗。曹某的医疗费用高达33万元。经审核,发现医院在治疗曹某伤情时存在分解收费的违规现象,在收取换药费后,还另外收取了本应包括在换药费中的纱布等材料费,纱布费用高达5.6万多元!以乱收费方式涨价的医院其实还远远不只这一家;至于学费,涨到了什么地步?涨到了有些孩子上不起大学,涨到了有的父母因为掏不出巨额的学杂费,而悲愤地自杀!

在这一片涨价声中,笔者不禁要代百姓们追问:物价部门为平抑物价,这些年来都做了哪些有益的工作?物价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又是怎样督促他的下属们去行使自身的职能的?当听证会一再变成涨价会的时候,各地的物价局又在哪里?如果物价狂涨,毫无章法,又有什么必要让物价局这样一个部门臃肿地存在?如果物价主管部门的负责人没有能力领导自己的下属们很好地行使职能,让物价基本维持在一个公平、合理的位置,那么,他是不是该让贤,早一天引咎辞职?

“关注民生”这4个字眼,现在被频繁地挂在我们的嘴上,试问:当物价像一匹脱缰的烈马,一路狂奔,百姓入不敷出,被物价逼迫得有病没法医、孩子考上了大学也只好望着高学费徒谈奈何时,我们却视若无睹,听之任之,如此,我们再假仁假义地念叨什么“关注民生”,又究竟有多少现实的意义?根据国情,平抑物价,在眼下就是最有力的“关注民生”!大江南北,这也涨价,那也涨价,与物价部门的不作为有关,也与物价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力有不逮有很大的关系。泱泱大国,英才辈出,如果在其位却不能胜任其工作,那么为中国苍生着想,为社会稳定着想,为国家的长治久安着想,高风亮节一回,把屁股底下的那把交椅让给别人去坐行不行?

作家的良知迫使我代中国的百姓发出这样的呐喊:强烈要求中国物价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引咎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