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是酷吏?还是烈士?

衡阳市规定的最低生活保障金是每月130元,但腿部残疾的罗贤汉每月领不到130元,且仅领了1年,平时靠开三轮摩托车载客为生,却3次被人扣走或销毁了摩托车,带队扣车的人里头,有原衡阳市珠晖区副区长邹传云。“活不下去了”的罗贤汉最后与邹传云同归于尽,用汽油烧死了副区长,同时也烧死了自己。日前,记者获悉,衡阳市民政局已向湖南省民政厅递交申请报告,要追认邹传云为烈士。不少市民都表示“不理解”和“不能接受”,对邹传云的评价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太狠心”、“缺德”、“不像话”。(据10月26日《信息时报》)

这样一个口碑甚差、对残疾人毫无怜悯之心的酷吏,居然要被追认为“烈士”,的确匪夷所思。建议衡阳市民政局的同志去翻一翻《辞海》,先搞清楚什么叫烈士。

所谓烈士,过去指的是刚烈之士,也指有志建立功业之人,今专指为革命事业而壮烈牺牲的人。把残疾人逼入绝境,连人家吃饭的家伙也要缴掉,这是我们要进行的革命事业吗?逼得人家忍无可忍,最后在熊熊火焰中与人同归于尽,死得很难看,但绝对谈不上壮烈,因为这等悲剧,在他的权限范围内,本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残疾人虽然缺了骼膊少了腿,但也一样得吃喝拉撒,一样要虑及柴米油盐。罗贤汉连最低生活保障金都不能月月领到,自谋出路,你邹副区长又把人家赖于生存的家伙都给缴掉了,还让人家怎么活?罗贤汉同归于尽的过激行为,法无可恕,情实可悯。任何人站在他的角度,替他设身处地想想,都不难体察他内心的绝望。因患小儿麻痹症腿部残疾,一直未婚,这本已十分的不幸,在邹副区长这样一个酷吏的屋檐下讨生活,苦挣苦熬,好不容易凑钱买了三轮摩托车,又一再被人扣走、销毁,就是肉身菩萨,也会有光火的那一天啊。国家对残疾人的自主就业,尚且推出了种种优惠的措施,怎么一个残疾人到了你邹副区长的门前,就成了迈不过去的鬼门关呢?

“太狠心”、“缺德”、“不像话”……当地群众对邹传云的评价使用频率最高的是这样尖刻的字眼,可见这位酷吏,平时为人处世不近人情,肆意妄为,积累了太多的民怨。这样的人,评他为劣士还差不多,若硬要给他的头上戴上“烈士”的桂冠,只怕他到了世界的那头,也要被真正的烈士群起而攻之。为革命事业壮烈牺牲的人,绝不会甘愿与这样的官场败类为伍。欺压良善,和革命事业风牛马不相及,他“壮烈”地被人烧死了,却不是为革命事业而死,而是恶有恶报。当地民政部门如果真为他着想,还是不要为酷吏的脸上贴金,低调处理为好。

烈士,是一个庄严、神圣、令人景仰的名词。评烈士,无论如何要慎重,如果把阿狗阿猫都评为烈士,那么烈士这两个字眼便会被无情的亵渎。我想,湖南省民政厅和衡阳市民政局,都不想做亵渎烈士这种容易激起公愤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