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周济的“驳斥”二字让我看不顺眼

《新京报》10月27日载文称,教育部部长周济批驳了日前流行的教育乱收费2000亿元人民币的说法。他认为这个数字只是一个推断,建议不要把个别学校的问题通过乘法变成整个教育界的问题。

该报道同时说,今年8月,国家发改委公布上半年价格举报6大热点,教育乱收费投诉高居价格投诉榜首。此间也有媒体披露说,据“官方统计”,或据“有关专家”保守估计,中国十年教育乱收费已达2000亿元。

“批驳”二字,在报道中前后出现了两次。我不知道其他读者看到“批驳”二字,作何感想。我的感觉是:特不顺眼!

虽然不能把个别学校的问题通过乘法变成整个教育界的问题,但教育乱收费的投诉会高居价格投诉榜首,这说明教育乱收费绝不仅只是在个别学校存在,而是广泛存在。中国十年教育乱收费已达2000亿元,这说法也许有水份,但教育部身为全国各院校的主管部门,会让教育乱收费的投诉高居价格投诉榜首,是有直接责任的。在这种情况下,出面做一些解释工作,让公众可以接受。但要是“批驳”,恐难服众。

道理很简单:把教育乱收费的投诉推向榜首的百姓,不可能个个都是在造谣。建国几十年来,没有哪一个时期学生家长肩上的担子会像现在这般沉重。有关大学生交不起学费、大学收不齐学费、学生家长因拿不出钱来供孩子上大学而愁肠百结而“以死谢罪”的报道,铺天盖地,连篇累牍。在此前提下,有媒体披露说,中国十年教育乱收费已达2000亿元,在公众看来也并不奇怪。

对于教育乱收费已达2000亿元的说法,之所以该解释而不该批驳,是因为教育乱收费确真存在,而不是子虚乌有,乱收费收得多收得少,只是数据上的差别罢了,错误的性质并无改。“批驳”两字,让人首先想到的是批驳者没有过错,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在此,我们不妨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打一个浅显的比方:某村乱收费,给原本并不富裕的村民增加了巨大的负担,有村民认为本村的乱收费已达2000亿元,村长难道能因为乱收费只收了1000亿元,而跳上台去,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地对村民批驳一通吗?要让村民的心里舒服一些,他是不是首先得给村民们赔个不是,然后耐心细致地做一些解释工作?

如果上述比方还不够形象不够说明问题,我们还可以做这样一个类比:张三砍了李四8刀,当有人说张三砍了10刀时,张三能理直气壮批驳说“纯属胡说八道,我才砍了3刀嘛”?砍8刀是错,砍10刀也是错,只要你砍了人,就没有批驳的权利,而只有讲清楚说明白的权利。

乱收费泛滥的教育体制,不仅给一些家庭造成了经济上的重负,导致了一些不该发生的悲剧,也让任何一个有良知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对我们的未来感到深深的忧虑。对于教育乱收费,现在急需做的不是批驳和撇清,而是面对现实,想着怎么尽快把偏离了正常轨道的做法导入正轨。青少年是祖国未来的希望,让每一个青少年都能在轻松愉快的心境下走入学校,接受教育,这才是社会主义国家教育事业的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