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铁路票价上浮理由恐难服众

1月20日的《北京娱乐信报》有消息说,近日,铁道部运输局运调运价处处长蒋维平表示:春运票价上浮绝对不是“捞一票”,对部分旅客列车实行票价上浮是运用市场机制调节铁路运力。每年春运期间客流都在短时期内突然集中,形成高峰,为此,铁路部门只能运用价格杠杆调节客流。

“铁老大”每逢黄金周和春运就故态复萌,把票价上浮,群众谓之“打劫”,对此铁路部门长期“沉默是金”。而今,相关官员终于给媒体一个说法了,但遗憾得很,这说法却牵强附会,实属狡辩,欺人之谈根本就经不起辩驳。

首先来看看运用价格杠杆调节客流,是否真达到了调节的效果。“铁老大”一到黄金周和春运期间,就“磨刀霍霍向乘客”,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票价上浮了,客流因此而“调节”了吗?现实给了人们铿锵的答案:车厢里照样是人满为患!在春节这样一个国人无不重视的节日里,即便是囊中羞涩的贩夫走卒、民工学子,也并没有因为火车票的上浮而停下自己回家的脚步。上次黄金周,广深铁路票价上浮5元,如果说票价上浮5元就能让想出行的人止步,恐怕也真的只有鬼才相信!

客流在短期内形成高峰,就敢把票价上浮,并美名为“运用价格杠杆调节客流”,和别的行业比比,也亏心短行,极不地道。众所周知,在每一个都市,上下班之时公交线路上的客流量俱成高峰,而众人各归其位后,乘车的人会显著减少。按了“铁老大”票价上浮的这逻辑,公交部门是不是也可以多人乘车时就把车票卖2元,少人乘车时就把票价卖1元?逢年过节打电话的人多了,用水用电量也激增,火车票涨价的逻辑若成立,电信、水电部门是否在收费上也都可以“浮动”一下?他人不“劫”,唯独我“劫”,“铁老大”作何感想,又何以自圆其说?

对铁路部门的一再趁“火”打劫,公众谴责如潮,这本身已经很说明问题。人心似秤,称得出孰是孰非。当舆论几乎是在一边倒地批评“铁老大”的“胡来”时,铁路部门怎么还能沉痼自若,并如此大而化之地狡辩一通,而不扪心自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