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是谁把他推进了监狱?

一夜无眠。我在记挂着那位因了《南方都市报》的一篇报道,而陡然“出名”了的孤寡老人。判决书下来了,他不用再恳求法官重判,一年之内也可以有地方吃饭和睡觉了。可怜的老者啊,你在“得偿所愿”的同时,可想到中秋的圆月隔不了几天就会升起在你故乡的天空?那些同一个牢房的小偷、抢劫犯、强奸犯等等,不会因为你年迈体弱,就欺负你吧?

中国版的《警察和赞美诗》,并非虚构地展现在了你我的身边!一个84岁的孤寡老人,因为生活无着,居无定所,从湖南株州跑到广州火车站行窃,图的就是能被抓进牢里,好有个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当被处以一年有期徒刑时,他对法官“一再表示感谢”。这样的消息,带给我们的是怎样的震撼?!

监狱终归是监狱。对于一个84岁的老人而言,生命如烛火,一吹即熄。冰冷的监狱,难道本该是一个孤苦老人“最好的归宿”?不,他原本可以有更好的去处!

我也想到无数的先烈,为了能让中国的百姓不再愁吃住的问题,在血雨腥风的年月是怎样的慷慨赴死。革命成功几十年了,还有八旬孤寡老人因为生活无着,而把监狱当成了“有吃有住”的“天堂”。假如泉下有知,先烈们能瞑目吗?是谁,把一个形单影只的老人推进了监狱?

我们的民政部门,在年复一年大规模地发行着各种的福利彩票;我们一些地区的党政领导,在为了一睹明星的风采,而把公家几千万的钱当作废纸来烧;我们的税务机关,在像一部不断运转的机器一样,把收税的触角伸向四面八方……可我们却偏偏没能解决一个无依无靠的老者吃住的问题,让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愣是把监狱当成了“天堂”!事情曝光已经几天了,谁该为这一天下奇闻负责,到发稿时止还没有一个“后话”。这位陈姓老人家乡的某些官员,难道就可以这么心安理得地“我没看见”、“我不知道”、“跟我无关”下去吗?

不以儆效尤,查处这一事件的直接责任人,并尽快建立和完善整个社会的救援机制,各种各样中国版的《警察和赞美诗》,此后难免还会上演。民政部门不能只顾发行彩票,却没有考虑到发行彩票的收益,是确实该拿来做什么用的。这位孤寡老人,在不得不行窃求刑之前,有没有向当地民政部门申请过援助?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又是怎么对待他的?这很值得媒体去深入报道。

在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有血性有良知的人恐怕都要在心里这样问上一句:是谁,把这位孤寡老人推进了监狱?深究此事的起因,并以点带面,做一些必要的补救工作,不止是对一个孤苦的老人负责,更是对全社会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