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对“日本友人”文化挑衅的还击

2月2日的《现代金报》报道了一条笔者预料之中的消息:日本有人为明代倭寇王直在其家乡修建墓碑。就在网络和舆论仍对王直的功过是非激烈争论的时候,浙江丽水学院和南京师范大学的两名教师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1月31日晚,这两位老师带着自备的斧头和榔头来到了安徽歙县,在找到了王直的墓后,将刻有王直名字的墓碑和刻有日本人名字的“芳名塔”砸毁。

王直是个什么样的人,《倭变事略》已有记载:“王直始以射利之心,违明禁而下海,继忘中华之义,入番国以为奸。勾引倭寇,比年攻劫,海宇震动,东南绎骚。上有干乎国策,下遗毒于生灵。恶贯滔天,神人共怒。”从这段史料中我们不难看出,王直是一个勾结倭寇、侵我中华的汉奸。“日本友人”突然跑到安徽歙县给这样一个“恶贯滔天,神人共怒”的汉奸修墓立碑,还立起了“芳名塔”,这已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样的墓碑和“芳名塔”不可能长时间在中国的土地上矗立得下去,即便这两位高校的教师不出手,迟早也还是会被人弄得面目全非,这一点我们是可以预想得到的。

虽然已有律师指出这两位高校教师“行动上不理智,程序上不合法”,但他们的做法,不难得到国人的理解,也必将有人为之喝采。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底线,都有与其相适应的文化,容不得异族轻易跨越和挑衅。试想:假如汉奸王直的的墓碑和刻有日本人名字的“芳名塔”,可以如此“比肩辉映”地矗立于我中华大地,那么“日本友人”往后是不是也可以得寸进尺,为侵华战争中战死在中国的日本军人到处树碑立塔?这个口子不能开!让这样的墓碑和“芳名塔”齐齐扎在中国的土地上,就是扎在中国人曾经滴血的心灵上。这仅仅是在修墓立塔吗?它实则是在对中华民族某种情绪的一种试探,也是对中国文化的一次公然挑衅!

刻有汉奸名字的墓碑和日本人名字的“芳名塔”被砸毁,是中国民间对“日本友人”文化挑衅所进行的一次必然反击。当然,“日本友人”可以指斥这种做法的“过激”,但不要忘记的是,日本史上也不乏里通外国者,当别国的“友人”也大摇大摆跑到日本的国土上,去给这些引狼入室者修墓,并公然在其墓碑旁立起“芳名塔”时,日本的国民就可以安之若素,“修养”极好地听任这样的墓碑和“芳名塔”“比肩辉映”了吗?容忍这样的行为,也就等于在鼓舞日本的人民去甘当外国人的走狗,携手来残害本国的人民。别小看了这样的一次修墓和立塔,因为它将对心术不正者很可能构成一种心理暗示——即便是引狼入室,成了卖国贼,死后也一样能被人“缅怀”,也一样能“流芳”。

日本人民无法容忍的事情,凭什么就要强加到中国人民的头上,要求中国的百姓去容忍?希望那些“日本友人”从这一事件中,对自己的行为有所检讨,不要一再用参拜靖国神社、“缅怀”汉奸这样一类极不合适的行为,来伤害他国国民的感情,并对他国的社会意识进行文化上的挑衅。这对于发展中日关系,增进中日人民之间的感情,都只会是有害无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