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18年考研凸显人生与体制的双重刻板

因为身高无缘名校,他下定决心考研。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邱海泉18年来一直未放弃考研,曾10次参加研究生考试,9次以失败告终。他曾经晕倒在考场上,把身体拖垮,患上了严重的胃出血,一次吐血将近小半个脸盆。为考研,邱海泉顾不上家庭经营,成为单位里知名的贫困户,而他在法院的职位,18年来一直没有升迁。(见10月26日《南方都市报》)

邱海泉的锲而不舍,有可敬的一面,但更多凸显的是人生和体制的双重刻板。我认为他所走过的路,并不值得年轻一代步其后尘。从他写着沧桑的背影中,我们也不难看到某些体制需要重构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只有确实做到制度性均衡,以科学的态度进行制度安排,最大限度地维护社会公平,类似的悲情故事,才不会在我们的身旁一再活生生地写就。

执着和固执近义,邱海泉18年来含辛茹苦坚持考研,可以理解成执着,也或可视为固执。为考研而搭上18年,而晕倒,而吐血,这在笔者看来均为不值。人活一辈子,不该是同自己或某种体制赌气,也不该是完全为着他人或体制的认可而活。人生一举足便可更新,要实现人生价值或改变生存状况,并非唯余考研一途。这18年来,若撇开人生之刻板,用相同时间及毅力另谋发展,邱海泉或已事业有成,也完全可能活得色彩斑斓。人的一生说长也不长,不可缺失了变通!

体制的刻板,同样是现代版范进的接生婆。邱海泉只因为个子矮小,便被名校拒之门外,如是招生制度不仅刻板荒唐,还掺拌着歧视的成分。用人体制的刻板,早已把体制内男女的人生变成了考场,文凭和种种未必谈得上科学的考核,常年高悬于单位成员的头顶,多少工作能力强、有真才实学的男女,就因为缺个文凭或不能通过某种考核,而英雄气短,而得不到相应的待遇。诸葛亮若生在今朝,不终身躬耕南阳,也同样得变成一部应考的机器。

人生的刻板也好,体制的刻板也罢,均易把当事者导入歧途,在一定年龄段形成人生的荒废,或遭遇某种不公。我们在呼唤现代人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变通面向人生的同时,也还得重复龚自珍早在清朝就说过的那句话: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