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超级”泛滥时代

由成都商报社和四川电视台主办的“2005年度超级教师”评选活动海选面试近日正式拉开帷幕。42名老师率先在海选面试场进行魅力角逐,体验了海选面试的首轮PK。(10月16日《成都商报》)

PK乃游戏用语,意为对决。报道说,面对首轮PK,42位教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展现自己的“精彩第一面”。除了平时常见的唱歌跳舞,有的老师用上了快板,将自己所在学校的老师介绍了一遍;有的现场来段《独立日》电影配音,流利的英语让人拍手叫绝;有的亮出书法,给超级教师活动写出一副对联;有的模拟电台夜间节目主持人……看明白了没有?“超级”就是这样证明的。笔者为此窃笑了一回。

“超级女声”尚未唱罢,“超级教师”已然登场。接下来,谁要是再折腾个“超级医生”、“超级猛男”、“超级女工”什么的,你切莫感到意外。在百度键入“超级”二字,找到相关网页约15300000篇,啧啧,连我们常用的软件都争相“超级”了,各种联赛、用品、行业等等,就更是得“超级”一回。在“超级”泛滥的时代,如果哪天我穿的是“超级袜子”,用的是“超级草纸”,嘿嘿,我不瞠目结舌。

既然都已经是“超级”这档次了,按理“超级”者应该超脱一些。可不,同日的《京华时报》有消息说,昔日超女冠军安又琪对天娱近期只顾宣传本届超女心有不满,罢演超女重庆演唱会。这不小心眼了吗?“超级”名号满天飞,徒有虚名者却不乏。这就像许多冠以“超级”称号的软件,虽然升级频繁,但还是漏洞百出,甚至让你死机。“超级”至此,便很有些“幽默”了。

“超级”泛滥,不仅凸显了人们炒作本领的高强,还折射了人心的浮躁。在走路不小心踩着个屎壳郎都有可能是踩着了“超级”的年月,“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式的恬静和沉着,不由令人向往。风起云涌,大浪淘沙,我就没看到名震千秋的哪个狠角色,自封为“超级XX”,或是众人当时用“超级”使劲去砸他的。超吧,用劲地超,电脑超频过度可能烧坏了CPU;人脑痴迷“超级”过度,不知会不会烧坏了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