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我不过指出林子里长有虫子而已

——长篇小说《小人得志》后记


在写这本书之前,我已如空中漂浮的云儿一般,舒缓地漂过了许多的城市,换言之也是阅读了不少的地方。我痴迷书本,却不固守于书房,我一直是把城市当作巨著来阅读的。

身份的更迭,使我在这些年里幸与不幸地接触了三教九流的人,遭遇了稀奇古怪的事。那些“大写”或不怎么“大写”的人当中,当然也包括了谷毅、李文浩、鲁伟定、章啸天、解雨花等等平素看似风光看似道貌岸然的角色。这类角色不过是我生命中的一群过客,在好多个的年头里,我没想过要让这帮人大摇大摆走进我的书中来做客。

不平之事太多,你看不过来也管不过来。特别是当你落拓到了只能靠稿酬度日的时候,除了可以平稳地排列组合一堆文字,还能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呢?

写完了《红颜猛兽》那样一个长篇,我有一阵子简直惧怕了坐在电脑跟前无分日夜地敲敲打打,就有了休整自我的想法。我侍弄着家里的花花草草,听听音乐,听听鸟鸣,……也常坐在自家的飘窗上,看日升日落,看永不枯竭的一江碧水在窗外从容地淌过。

这些年以文为生,经年累月地坐在电脑跟前,把自己逼迫成了陋室和文字的囚徒,便疏于锻炼和走动。见我暂时不写书了,母亲和妻子就常督促我到江堤上去行走,好让我腿部惯常流动得缓慢的血液,因此而流动得更加畅快。于是,深居简出的我就被她们不时押送到楼下去放风。那时节我形同被释放出了牢笼的囚徒。

江景不错,江岸上人造的景致,和碧水长流、船来艇往的江上风光调配得也算和谐。江岸上有一片林子,林子里有曲径,有亭台,有怪石,有草地,当然也有缕缕沁人心脾的草气花香……林子里便也成了我们这个小区的居民在闲暇之时,最乐意逗留的一个去处。

有了这样的一片林子,加上平素貌似严密的保安以及还说得过去的保洁工作,小区内的居民便感觉住得还算安全和舒适,每个月都要交的那笔管理费交得好像也不那么冤枉了。没有谁去监督保安有没有恪尽职守,也没有谁去留意园艺工人是否偷懒,或是清洁工人在每月靠了我们缴纳管理费养活的同时,在该打扫卫生的时候却躲在某个角落里织毛衣,抑或同野汉子做着苟且的事。

有一次我在江边的林子里散步,赫然发现林子里长了虫子,有几棵树在虫子的啃咬下,已经露出了枯黄的迹象。我想把我发现的情况跟小区里的管理处说上一声,但最终因为害怕有人会说我多管闲事,或弹嫌我的要求多多尖酸刻薄,而放弃了指出林子里有虫的想法。

那片林子后来枯黄得益发厉害,最终整片枯死。坐在一片枯木中,我自责不已,流下泪来。

再后来,小区内被盗的事情也屡有发生。居民们月月如数上缴着管理费,靠了收取我们的管理费而活着的那群管理者们,却没有把小区好好地加以管理,据说保安们在该值班巡逻的时候,有的泡在发廊里跟小姐们调笑,有的在通宵达旦赌钱!

后来我和小区内别的居民一样,忍无可忍,就到管理层宣泄了心中的不满。我们既然上缴了该缴的管理费用,我们就有要求在本小区住得安全和舒适的权利。

想起那片原本苍翠的林子,我的心里就装满了自责,我想我在发现那林子里长了虫的当天,就该去给园艺工人或管理处说道说道这事的,我感觉自己愧对小区的居民。这件事也让我浮想联翩,于是就想到了谷毅、李文浩、鲁伟定、章啸天、解雨花等等“大写”者的生活原型,于是我再度坐到了电脑跟前,运指如飞,草就了你现在看到的这个长篇。

我是这样想的:作家在靠了文字生存的同时,不应该龟缩了自己的脑袋。热血的作家对所处的世界该有美好的祈求,并有未泯的良知。

我只是指出了林子里长有虫子,希望园艺工人们设法去清除,如此而已。

写完了这本书,但见窗外已是风停雨歇。江堤上,花更红,草更绿。母亲和妻儿都说,明天兴许是个好天气。

在晴朗的日子里,你不想暂别了小屋,到洒满了阳光的草地上去走走,或是在一片青翠的林子里,驻足聆听鸟的欢歌和蝉的浅唱吗?

别忘了在美好的地带,众人相约,有一个恬美的幽会啊。

愿你读得畅快,活得也畅快!

2002年4月于笙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