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治理教育乱收费用猛药不如用妙药

5月9日,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向各省级政府引发了《关于做好2005年高等学校收费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不得出台新的收费项目,学校不得向学生收取国家规定项目外的其他任何费用,而且高等学校收费一律按学年或学期收取,不得跨学年预收。

这一《通知》的发出,对规范教育收费有积极意义,“坚决追究高校‘一把手’的责任”、“违规事件出现一起查处一起”这些严词,也给人以下的是猛药之感。但细化的结果,沿用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缺乏前瞻性,可操作性不强。笔者以为,治理教育乱收费,用猛药不如用妙药,针对病根施药,方可让违规事件少发生甚至于不发生。

巧立名目向来是乱收费的通行证,教育乱收费如此,别的行业的乱收费亦如此。《通知》规定了20种费用不能收,那好,我不收,我花样翻新,找别的名目来乱收费行不行?不要以为“坚决追究高校‘一把手’的责任”、“违规事件出现一起查处一起”,就能让高校的乱收费从此绝迹。在具体实施乱收费的过程中,乱收费者处理的“技巧”往往是比较“艺术”的。比如,他可以说国家出台了新规定、上面下发了新文件、学生成绩的提高有此必要、学校建设有此需要等等。回眸往昔,国家和“上面”背了多少这样的黑锅?

有了堂皇的理由护航,乱收费就常常得以长期掩人耳目,不易发现,较难查处。《通知》中列出的20种不得收取的费用,大摇大摆收了这么多年,可谓明证。“违规事件出现一起查处一起”,等到乱收费出现了再去查处,查到哪年哪月是个完?这一任的“一把手”因为乱收费被追究了,下一位呢,又怎么保证他不乱收费?学生发现了乱收费,上哪举报?谁来监督?谁来查处……均成问题。可操作性不强,实非妄言。

与其婆婆妈妈列出哪些费用不得收取,不如给出一个具体的收费标准,直截了当说:只能收这么多,另外再多收了一分钱,也属乱收费,学生以及家长有权拒付;谁径直或变相对抵制乱收费的学生报复、刁难,谁就得“下课”!这样便也一了百了。当然,要这般操作,首先就得对各类高校的合理收费进行认真核算,在此基础上再分门别类,制定收费标准。学生明白了具体该交多少钱,并有了抵制乱收费的底气,学校就是想乱收费,也收不着。如此,监管部门便连相关的查处、追究也可以省去了。岂不妙哉?